返回

放他一条生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enxeg.com
     放他一条生路 (第1/3页)
    

这群被吓破了胆的修者可没有李衍那般敏锐的感知力,不知道有两位供奉即将前来,尽皆留在原地,早已没了先前众人雄赳赳气昂昂追捕逃犯的气势。李衍几个踏步间便抽身离去,直到他走远了才有人开始喘息。

李衍一边跑着,一边思索接下来的对战计划。同时面对修为高于张陵的两人,再示敌以弱的话真的容易一不小心就把自己赔了进去。

李衍继续疾驰着,远远逃离先前那些人的感知范围后才缓缓停下,仗剑而立。垫了垫左手那披头散发睡死过去的沐白霜,李衍摇头一笑。本打算他一醒来就补上一手刀,免得聒噪,没想到他一直昏睡到现在一次也没醒过。

右手中的六灭剑身散发着银白色的光泽,李衍将其举过头顶,放眼望去一片湛蓝晴空,而这柄六灭则如浩渺沧海中腾跃而出的银鳞蛟龙一般。六灭在李衍手中杀了数人,伤了十数人,剑身不沾丝毫血迹,整柄剑一如百年之前刚出剑炉的模样,不愧是跟随了子言锋上百年的神锋。

李衍手腕一翻,六灭自手中打出一个剑花,剑光映照在那没有半分表情的脸上,寒芒涌动,有着一丝残忍的意味。李衍在剑身上看见了自己的眼睛,越来越沧桑沉寂,像是寺庙中长满青苔的古井一般。

“这把剑如何?”李衍缓缓转过头来,闲得像是等待友人来访的主人家一般。

那两名闻讯而来的韩国供奉远远站定,似是在疑惑为何这人不跑,而先前一直发信号的人又去了哪。

“听说张陵死了。”为首的男子看起来年纪不过三十岁,淡淡道,“用这把剑杀的?”

修者的年龄最做不得数,像那子言锋懒得耗费那么一丝一毫的修为在外表上做功夫,看起来和垂暮的老头没什么二致。而岳亭川的岁数,怕是比渡空和风神秀还久远许多,却是个中年男子模样。

“霍嵩?”李衍眯着眼望向这个为首男子,“另外一个,是黄迁还是钱森崇?”

皇后夏伊墨派系四个供奉,除开已经身亡的张陵之外,玉花境后期的只有霍嵩,至于剩下这个玉花境中期的修者,李衍也不确定来人是谁。

“承蒙截天道邪王挂齿,在下钱森崇。”另外一名男子抱拳道。

“很有礼貌,待会儿赏你一剑,不要客气。”李衍点了点头,将六灭横于胸前。

霍嵩目光扫过李衍手中长剑,最后停留在了折断的地方,摇了摇头道:“折剑乃大凶之兆,再好的剑也会妨主。”

钱森崇也不气恼,掏出一柄短匕缓缓道:“折于张陵的枭首,那应该是过不了我剜心这关了。”

“哦?张陵那破刀叫枭首啊?看起来你这柄剜心要好点,刚好我朋友缺把趁手的匕首。”李衍惋惜地看了一眼六灭自言自语道,“子言锋这老东西真是剑圣?一个人认不出他的佩剑就算了,遇到的每个人都认不出他佩剑,他不会拿了把假剑糊弄我吧?”

“什么?”霍嵩目光再度汇聚到这柄剑上,“剑圣的佩剑怎么会在你手上!”

“指点了他几招,这剑算他交的学费吧。”李衍淡淡回道。

“大言不惭!”钱森崇心态终于动摇,反问道,“剑圣的佩剑六灭怎么可能折于枭首。”

“你这人挺会脑补的,很有意思,待会儿我多赏你一剑。”李衍轻弹剑脊,剑鸣声澄澈轻灵,“我可没承认这剑是被那破刀砍断的。”

李衍说这么多倒不是为了炫耀,纯粹借势而已。天剑宗那边打得不可开交,子言锋居然大老远跑到韩国来找自己聊天,再加上他的言行举止,想来也不是能以常理度之的人。当初出手迎战青夕,技痒应该是占了九成以上。

天剑宗的人大肆美化这一战的结果,借剑圣为自己造势,也不见子言锋出面阻拦。今日借其威势,能吓退这两个人自然是最好,子言锋应该不会小肚鸡肠到因为这事情专程再跑来找自己泡个澡。

“前言不搭后语。”霍嵩心头一阵烦乱,忽然猜到了张陵是怎么死的——一定是跟这人说了太多的话。

李衍还欲开口,霍嵩手持一柄厚背朴刀迎面斩来。李衍暗叹霍嵩的果断,手中六灭没有一点花哨斜斜划向霍嵩执刀的手腕,正是要以左臂换霍嵩的右腕。

霍嵩手腕一转避过剑锋,刀势没有丝毫停滞,打了个花弧自下而上斜斩李衍腰腹。李衍六灭挥空,忽然五指一张,旋即倒握六灭,以更凶狠的角度反刺霍嵩右肋。

钱森崇不知何时摸到了李衍后方,短匕如同毒蛇吐信般扎向李衍左腰。谁知李衍后背如同生了眼睛一样,左手抓着沐白霜护住后心。钱森崇下意识收招,却依然将沐白霜左腕扎了个对穿,却又恰巧没伤到李衍。

钱森崇一阵懊恼,只希望自己刚刚没有收招就好了。沐白霜被痛醒过来,嚎叫地无比凄惨。钱森崇迅速拔出匕首,沐白霜又是一声惨叫。

霍嵩二打一,自然不愿意和李衍以伤换伤,用朴刀的后背狠狠砸向六灭的剑脊,李衍乘势一腿扫向霍嵩裆处。霍嵩没想到李衍会出这般损招,右腿一抬却又挡不住裆部,只能侧着身子用大腿挨了李衍这一踢。

李衍迅速借力抽身逃脱了夹击之局,扭了扭脚踝,不怀好意地看着霍嵩冷笑。霍嵩左腿自上而下阵阵发麻,不想再和李衍近身,对钱森崇使了个眼色。钱森崇会意,周身玄气涌动,化作了一张庞大的玄气牢笼。

玄气牢笼铺天盖地,李衍急速向着边缘掠去,然而玄气牢笼迅速闭拢,将李衍锁在了里面。玉花境中期的修者施展出这种道术非比寻常,虽说想要彻底限制住李衍是天方夜谭,但困住他数息时间是绰绰有余的。

李衍猛一转身,身后一道凌厉的刀气扑面而来,霍嵩全力劈出,就要将这玄气牢笼和李衍斩碎,竟然是丝毫不理会沐白霜的死活。

李衍被激出凶气,将吓得早已失声的沐白霜朝着剑气方向一丢,换成左手执握六灭,右手横掌镇鬼,直接将身子背对着刀气,竟然是选择了硬抗。

施展玄气牢笼的钱森崇面色惊骇,眼前之人左手剑上一股莫名波动传来,而右手剑上那血红色的剑气给到的恐惧感无比真实,如坠冰窟。

“出来混要讲信用,说赏你两剑就一定赏你两剑。”

————————————————

抱歉,第二更晚了点。


     以你的看法三少爷的神剑是否能克制白天羽的剑的阴风爪的功夫,那支剑是方才那空手道士的了洪江斜脱了他一眼,道:“这叫做皇帝不气,气死太监,你们帮主都不感到我的话有何过甚其词之处,难道你听来反觉刺耳么?”飞斧神丐身形一起,正待将马车拉住,哪知眼前突地人影一花只见这老人手里拿着灯笼,来回晃了两晃,道石室门外地上的一枚金光闪闪的龙形暗器之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enxe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视频中叮叮响的电击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