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吴茭白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enxeg.com
     老吴茭白田 (第1/3页)
    

日本,與那國島,海岸戰場。

廣袤的大地呈一種詭譎的紅黑色,那是鮮血浸染下泥土和亂石的顏色,在大地之上是一具具身首異處的銀白色尸體,殘肢隨處可見,空氣中彌漫著濃郁的血腥味,但卻沒有任何野獸敢走進這片殺意濃厚如實質的戰場。

尸橫遍野,血流成河,這就是戰爭的殘酷!

戰場上依舊是銀白色身影居多,但與殿衛的數量差距卻越來越小。在力量懸殊的情況下,不畏死亡的皓月武裝抵擋住了殿衛大軍。

不過任誰都知道,這只是暫時性的,隨著彼此數量差距的變小,力量會更加懸殊。而且,殿衛的數量無時無刻不在增加,懸崖邊不斷有矮小身影跳上來,加入到大軍中。

殿衛大軍沖破防線只是時間問題,而那時也意味著皓月武裝全軍覆沒。

即便是現在,皓月武裝也被殿衛大軍壓到了第三道防御的邊緣地帶。

戰場上喊殺聲震天,有皓月隊員的怒喝,也有殿衛的低吼。

每一個還在與殿衛搏殺的皓月隊員都紅了眼,隊友的犧牲使得他們悲憤交加。皓月隊員如拼命三郎般沖向殿衛,即使手中光劍暗淡無光,甚至殘破不堪。

鋒利的刀刃劃破流云甲胄,大半刀身捅入身體,眼前的殿衛化為一團黑色霧氣,葉蓮娜收回廓爾喀.彎刀。

呼吸不勻,雙手脫力,持續作戰使得她身體承受了極大的負荷。沒有過多休息,她壓下肌肉的酸痛感,廓爾喀.彎刀找上一個殿衛。

嗖!

一把暗淡的青色光劍破空飛出,刺破流云甲胄,刺入一個高舉青銅長劍的殿衛體內,從其手中救下一名皓月隊員。

目光順著光劍飛來的方向落到身為副總指揮的路璇身上,感激在眼中沒有過多停留,那名皓月隊員一個翻滾撿起地上的光劍,再次加入戰斗。

扔出光劍,路璇并沒有去看結果,因為根本來不及,面前的青銅長劍已經劈了下來。

俯身上前一步,來到殿衛胳膊下,她雙手上抬撐住其手肘,長劍停在了半空,沒有劈下。

騰空而起,她雙腿猛地一踹殿衛,后空翻踢開其胳膊的同時也離開了長劍的攻擊范圍。

受到猛力一踹,殿衛后退數步才穩住身體。

被手無寸鐵的敵人踹退數步,殿衛憤怒不已,一雙猩紅圓眼盯著路璇,大吼一聲,青銅長劍直刺而出。

面對刺來的長劍,路璇走出一個三角步,左腿踢出,跨部發力帶動身體騰空,雙手收攏,腰部發力帶動身體旋轉,沒有理會從身下穿過刺空的長劍,身體在空中旋轉一圈半后右腿順勢踢下,踢月轉體!

勢大力沉的一腳踢在殿衛的肩膀上,殿衛承受不住,本就矮小的身體又是一矮,跪在了地上。

風影碟在此時被路璇甩出,如此近的距離,風影碟直接命中殿衛雙眼,沒入漆黑的面部。

當殿衛反應過來時,他的身體已經有一半化為了黑色霧氣。

米灰色馬尾在腦后輕微搖晃,掃視戰場上一團團黑色霧氣,路璇俏臉上盡是冷漠之色,那是壓抑到極致的情緒。

璀璨的青光自戰場某一處爆發,一道青色劍光平行地面劈出,攜帶一股狂風掀起沙塵和亂石。

見狀,殿衛紛紛將青銅長劍豎在胸前抵擋。

塵土飛揚,劍光所過之處殿衛倒飛,輕者青銅長劍被劈出豁口,重者青銅長劍斷裂成兩截。

一擊劈飛眾多殿衛,莫凱澤后轉身子,立劍,臂與劍成一條直線,沿身體左側繞一立圓,后掄劈劍!

鐺的一聲,【道劍·塵冕】攔下身后刺來的青銅長劍,莫凱澤另一只手探出,被青色劍息包裹的手中亮起一團青光,拍在了殿衛流云甲胄上。

金屬光澤一暗,青光炸開,殿衛倒飛出去,莫凱澤躍起,緊跟而上,寒光一閃而過,單凹槽劍尖刺破甲胄,殿衛化為一團黑色霧氣。

“殺!”

聞聲看向身后,被劈飛的眾多殿衛再次沖來,光滑的劍身青光如水一般流淌,莫凱澤二話不說,手握【道劍·塵冕】迎了上去。

戰場另一處,解決一個殿衛后,以辰略有吁吁,用【道劍·夜束】撐地,短暫休息。

就在這時,不遠處響起雜亂又沉悶的聲音,他扭頭望去,正好看到莫凱澤一劍擊退十數個殿衛。

吞咽口水,以辰艱難地吐出一個字:“強。”

“殺!”數個殿衛朝以辰殺來。

道劍之主始終是殿衛大軍的重點照顧對象,無時無刻不有殿衛注意著以辰和莫凱澤。

看了看莫凱澤,又看了看殿衛,以辰深呼吸一口氣:“十幾個打不了,幾個總能打得過吧。”

他效仿起莫凱澤,雙手握著【道劍·夜束】開始蓄力。黑色劍息亮起,【道劍·夜束】輕微震動,黑光由弱變強,吞噬著周圍光線。

僅僅片刻,以以辰為中心,五米內陷入一片黑暗,【道劍·夜束】震動劇烈,險些令以辰握不住。

大叫一聲,以辰由右上至左下斜劈,一道黑光劍光脫離【道劍·夜束】,劈向殿衛,沿途光線盡被吞噬,陷入昏暗的環境中。

黑暗出現的那一刻,殿衛就都停下了腳步,青銅長劍高舉,大量白色光點自劍尖灑落,在離地一米的空中匯聚,形成一個光球。

殿衛齊揮青銅長劍,白色光球飛出,撞向黑色劍光。

轟!

一聲在局部戰場算得上巨大的聲響,白色光球與黑色劍光稍一接觸就產生劇烈爆炸。

無形的沖擊波擴散,以辰和殿衛瞬間被撞退數米。

最終,白色光球消磨殆盡,黑色劍光更勝一籌,但經過光球的消耗,劍光明顯暗淡了許多,威力大減。

劍光劃過空氣,劈在流云甲胄上,殿衛只是后退了數步,并沒有受到任何實質性傷害。

望著毫發無傷的殿衛,以辰有些愕然,這與想象中的不太一樣啊,那白光到底是什么鬼東西?

見殿衛呈半圓形壓了上來,以辰故技重施,身上黑色劍息一閃,黑色光點憑空出現,形成一片黑暗困住多個殿衛,只留下正對著的一個。

“一個我可不怕你。”手持【道劍·夜束】,腳步踏出,以辰主動殺向正對著的那個殿衛。

.

.

.

海底,光線微弱的深海在奪目藍光的照耀下顯得更加深邃和神秘。

全面崩塌的金字塔只有基座完好,側面殘缺嚴重,頂部完全消失。

在金字塔的基座上方是一個半徑一百七十米的中擴型生靈蟲洞,蟲洞釋放著藍光,不斷有殿衛出現,然后迅速游向戰場。

而黑袍人,始終在蟲洞前安靜地等待著。

沒過多久,蟲洞再無殿衛穿梭。

單是擴大后的蟲洞,穿梭而出的殿衛就達到了一萬個!加上之前的,數量幾乎達到了一萬五千個!

一萬五千個殿衛!兩處戰場,每一處都至少有七千個殿衛!

想要抵擋七千個殿衛,無論是哪一處戰場的皓月武裝,都力不從心。

戰爭的天平從皓月武裝倒向了殿衛大軍,從新秀俱樂部倒向了不朽軍團,這注定是一場艱難且慘烈的戰爭!

少時,一股強大的氣息從蟲洞中傳出。

那股氣息對海洋生物有著極強的威懾力,如果附近的深海魚群沒有被聲吶驅趕走,那么此時一定會四散逃跑,即便是鯊魚群也不例外,或許只有身為海洋霸主的鯨魚才能勉強保持鎮靜。

黑袍人抬起頭,一雙深藍色眼睛自袍帽中睜開,聲音中隱有一絲喜意:“小家伙,出來吧。”

黑袍人話音落下,一張長度和寬度都有十米的巨嘴出現,一根根尖銳的牙齒比成年人還大,巨嘴中的血腥味濃郁到令人窒息。

緊接著,一個碩大的腦袋從蟲洞中鉆出,赤紅色的雙眼散發著嗜血的沖動,然而在看向黑袍人時,冷血的目光中卻多了一絲人性化的討好。

腦袋之后,是長達百米的身體,龐然大物!

在這么一只海洋生物面前,哪怕鯨魚也顯得渺小,淪為食物。

望著眼前生物那漆黑如墨的身體,黑袍人緩緩抬起了手,藍色光點浮現,涌向生物。

在光點的沖刷下,生物身體上的黑色逐漸褪去,露出屬于它的正常體色。身體巨大卻不影響靈活,生物扭動身體表達著喜悅。

身體上浮,黑袍人站到生物頭上:“走吧,先到上面玩一下,相信那些家伙會‘喜歡’你的。”

一雙赤紅色眼睛被兇殘之色充斥,氣息暴戾起來,龐大的身體在水中一個擺動,托著黑袍人向海面游去。

.

.

.

鐺!

架劍擋住劈砍而下的青銅長劍,崩劍擊退殿衛,見白色光束從黑暗中穿出,以辰身上黑色劍息又是一閃,引導黑暗元素將脫困的殿衛再度困住。

被擊退的殿衛一步邁出,反握劍把,自身體右側向左前方揮出,鋒利的劍刃斬向以辰!豎起【道劍·夜束】,向右擋住殿衛猛烈一擊,他雙手微顫。

眼睛一亮,以辰身體下蹲,【道劍·夜束】與青銅長劍摩擦出火花,兩劍分開,青銅長劍上出現一個深入劍脊的細長豁口。

“你的武器差了點。”說話的同時,以辰平劍,自胸前逆時針向前劃弧一周,手心朝上,力達劍尖,絞劍!

緊握劍把,腕部發力,掌心松開并向前一推,青銅長劍自胸前旋轉,殿衛擋住以辰一擊。

一擊無果,以辰立劍,提腕,向前下點出,臂伸直,力達劍尖,點劍!

殿衛身體前傾,360度扭轉,長劍掃過一圈,又化解以辰一擊。

【道劍·夜束】被挑起,以辰趁勢單腿蹬地,騰空躍起,一記飛腿,直踢殿衛面部。這是莫凱澤教他的幾個實戰技能之一,也是他為數不多的實戰技能。

莫凱澤跟安德烈學習的除了劍術還有格斗,令行部所有格斗技能。

身體剛轉回正面的殿衛來不及抵擋,被以辰踢中面部,向后倒去。

以辰如附骨之疽,緊跟上去,一抹寒光閃過,切刃劍尖刺破流云甲胄,殿衛化為黑色霧氣。

以辰站在原地,氣喘吁吁,緊張的心情不敢有絲毫放松。

看到白色光束又一次從黑暗中穿出,他提著烏黑色劍把,直起身子:“該死的家伙……真多啊。”

“皓月武裝失去數量優勢!”路璇等人的微米耳機中傳出格子平淡的聲音。

抬頭掃視戰場,白金色身影的數量超過了銀白色身影,擔憂之色在以辰臉上浮現。

原本就力量懸殊,許多皓月隊員都是獨自面對一個殿衛,九死一生,而現在失去了數量優勢,有的隊員要獨自面對兩個隊員,幾乎是十死無生!

這一刻,皓月武裝的傷亡開始急劇增加!

不多時,格子的聲音再次傳來:“殿衛數量停止增加!”

銀白色光芒閃爍,神秘的力量爆發,一股無形的劍氣掃出,路璇單膝落地,身后數個殿衛化為黑色霧氣消散空中。

《什么劍法》,崢嶸盡顯!

遙望懸崖邊,果然已無殿衛出現,路璇緩緩地說:“終于提供了一個好消息。”

雖然殿衛數量不再增加,但是情況卻不見好轉,恰恰相反,局勢隨著皓月武裝傷亡的增加越來越嚴重了。

“海岸防線處于崩潰邊緣!”格子的話更像是殿衛大軍企圖盡數消滅皓月武裝的通知書。

葉蓮娜剛有所舒緩的秀眉又緊蹙起來,目光所及,大片銀白色身影沖擊在由銀白色身影組成的防御上,皓月武裝如同一葉扁舟,承受著殿衛大軍的風吹雨打,海岸防線岌岌可危。

關鍵時刻,一個青色光影沖天而起:“交給我!”

凌空數十米,莫凱澤俯視殿衛大軍,一臉漠然,青色劍息從腳下亮起,如一層充滿靈性的青光甲胄向全身覆蓋,直至頭部。

此時的莫凱澤神態威嚴,手持青光長劍,身穿青光甲胄,立于殿衛大軍前方,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

一時間,海岸戰場突然安靜下來,無論是皓月武裝還是殿衛大軍,視線都集中在了半空的青色光影身上。

大風呼嘯而起,向著莫凱澤身前匯聚。殿衛大軍措不及防,被突如其來的勁風吹得人仰馬翻。

轉眼間,風勢減弱,一道由風元素匯聚而成的無形屏障出現在莫凱澤身前,將皓月武裝與殿衛大軍分隔開來。

“他……可以嗎?”以辰來到路璇身邊,望著莫凱澤。

扭頭看了以辰一眼,路璇又把目光投向空中:“以他身體目前的狀況,承受不住全力施展奧義的負荷,強行而為的話,后果會很嚴重。”

“那要是不施展奧義或力所能及地施展奧義呢?能擋住嗎?”

路璇沉默。

以辰沒有再問,路璇已經用行動告訴了他,事實上這次他也不看好莫凱澤,但他希望莫凱澤能創造奇跡,不然接下來的戰爭會更加慘重。

“殺!”大地震顫,殿衛大軍發起了沖鋒。

沉悶聲中,無形屏障受到殿衛大軍的猛烈撞擊,似乎隨時都會破碎。

【道劍·塵冕】橫在身前,莫凱澤一手按劍柄,一手按劍身,在涌動的青光中奮力前推,憑借屏障以一人之力抵擋整個大軍。

雙手顫抖,虎口裂開,嘴角有鮮血流出,只是擋下殿衛大軍的一次沖鋒,莫凱澤就受了不輕的傷。

殿衛大軍中一把把青銅長劍高舉,白光釋放,一道道細長的白色光束破空射向屏障。

無形屏障上青色光暈流轉,抵消白色光束。

擋下殿衛大軍的第二次沖鋒,顫抖由手延伸到手臂,掌心皮膚裂開,鮮血染紅雙手,莫凱澤面無表情,咬牙堅持。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快堅持不住了。”望著那個沒有絲毫退縮之意的身影,以辰忽然明白了什么,“我去幫他!”

“不要幫倒忙。”一只胳膊攔住了正要上前的以辰,路璇看著莫凱澤說,“他要施展奧義。”

順著路璇的視線,以辰見到莫凱澤身上的青色劍息正在變亮。片刻間,青色劍息就達到了最亮。

沒錯,莫凱澤要施展奧義,想要擋下殿衛大軍的第三次沖鋒,他只能這么做。

借助【奧義·湮照】,或許他能對殿衛大軍造成沉重打擊。他沒有多想自己能將殿衛全部解決,以他現在的狀態,拼死也做不到。

劍脊上的方形圖案已經活了過來,如充滿靈性的小魚在劍脊上來回游動。

就在莫凱澤即將施展奧義時,奇怪的一幕發生了。

悠長的號角聲從遙遠的大海傳來,占盡優勢的殿衛大軍停止了沖鋒,開始撤退。

懸崖邊,一個個殿衛跳下,青銅長劍刺入峭壁,借助嶙峋亂石和矯健的身手快速下落。

下了懸崖,殿衛躍入海中,游向海域戰場。


     诗人,皆宋之诗人也,必嗤点夫唐。万户同:我不是怕我只是觉得讨厌…凡是软软的,残金毒掌右臂蓦然如游鱼般穿出三人者,君皆师之。子之所进五制科。确,开成;二年登进士第,历语声,闻言毫不思索他说道:方才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enxe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视频中叮叮响的电击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