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剑神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enxeg.com
     剑神山 (第1/3页)
    

其實程老爺對張青林還是很上心的,這些年程澈在幫張青林找線索的同時,他私下找了很多人了解,一方面由于他身世命運的悲慘,另一方面也是他和程澈走得很近,在張青林的影響下程澈目中無人的性格也發生了變化,這是程老爺覺得很高興欣慰的事。

程老爺不僅把吳名氏的下落告訴張青林,還單獨把他叫到書房聊了一會兒,程澈還有些吃驚,平時老爺子可沒這么好聲好氣地對過他。

張青林從書房出來就聽到樓下客廳里儀媽喊叫炸了窩,原來程老爺的小老婆紀秀恩跟她弟紀曉嵐回來了,見了程澈也沒給好臉色,突然吵了起來。

張青林和程老爺下樓時看到程澈正抓著紀曉嵐的衣領怒視著他,揮起拳頭要揍他,紀秀恩在旁邊尖酸刻薄的指罵程澈,見程老爺下來,馬上委屈巴巴的跑上前讓他主持公道。

程老爺看得氣洶洶吼了一聲“夠了”。

紀秀恩就在旁邊陰陽怪氣的說道:“只要你一回到這個家,家里就烏煙瘴氣,瞧瞧這都帶了些什么人,還惹老爺子生氣!”

池譚呆呆站在一邊聞聲瞪了過去,這話分明是說給他聽的。

“說什么呢你,要不是因為你,我媽也不會離開。”程澈氣憤的一把推開紀曉嵐,轉身就沖向紀秀恩。

紀秀恩見狀趕緊躲到程老爺身后,程老爺斜眼兒瞪了一眼紀秀恩,然后沖著程澈說道:“夠了!”

程澈怒視著,隨后轉身就跑了出去,池譚和張青林尷尬的站在一邊,張青林禮貌的對程老爺說:“程叔別生氣,我去看看。”

出了程家別墅,就看到程澈站在外面,張青林他們追上程澈直接打了一輛車,先是把程澈送到他在東城區租的房子,然后就回了四合院。

張青林看到吳承安正站在路口,而后一起進了四合院,江昕月坐在院子里等著他們,江叔還沒有回來。

第二天一早,程澈就開著那輛捷豹到了四合院,看到吳承安背包出來,張青林正和江昕月在廚房門口說話。

“你怎么這么早,不去上班嗎?”張青林問道。

“上什么班,本來我就不想去,歇兩天再說,我要跟你去田河,正好我把車開來了,你也不用去麻煩找別人了。”

“你不去公司把車開出來,程叔知道嗎?”

江昕月擦著手也走過來說:“怎么?你又和你爸吵架了,你就不能收斂點你那脾氣。”

“唉,別提我家老爺子了,他看不見我高興著呢,東西都收拾完了嗎,咱們早去早回,吃完飯就走,怎么,他也跟著去嗎?”程澈走到石桌前端起面前的粥喝了一大口,又看向走過來的吳承安。

“嗯。”

張青林他們出發后,在去田河縣的路上從三個人變成了四個人,開始江昕月也要跟來的,她暫時還沒有接到開學通知,還可以玩幾天,但是張青林擔心會有危險再加上江叔半夜醉爛如泥的回來也需要人照顧,所以就讓她留在家里。

江昕月沒跟來,池譚倒冒了出來,他說程澈

沒有把古玉還給他,而且看到吳承安也在,就趁機鉆進了后備箱里。

張青林氣得就要在半路放他下車,可是眼看已經進了河北,就算放他下去他自己也回不去,只好帶著他一起。

程澈開著那輛捷豹飛馳在高速公路上,到了田河縣才知道這個地方原來燕山東籬,就在古長城腳下,這里大自然環境得天獨厚,四季分明,風景名勝,自然資源也豐厚,而且是多種民族聚集地。

看著沿途的風景也別有一番風味,令人心情舒暢,但是正事涌上了張青林的心頭,程老爺只說吳名氏在田河禮佛,是在哪個廟附近居住,他沒有說。

吳承安打聽到田河縣大大小小的寺廟就有十幾個,離他們最近的光明寺轉了一圈,沒有結果。

還有幾個有名氣的天下廟,龜卜廟,也都沒有見過這個人,張青林從廟堂出來向山下走著。

抬頭瞭望四周的時候,看到遠處那一大片綠色的山茂,有一處刺眼的光芒,就奇怪地問旁邊的程澈那邊是什么地方。

程澈哪里知道,眼睛一瞟攔住了一個往山上走的人,那人看了一眼張青林說的地方,然后說道:“那里是海禪寺,素有京東勝地之稱,有天然形成的四靈,青龍出海景點是青龍、虎嘯,深山景點是白虎、孔雀,迎賓是朱雀、神龜,探海是玄武,這可是天公賜予的佛教圣地。”

下了山,張青林他們就直奔海禪寺,像這么神圣的地方,環境又修身養心,吳名氏出現在那里的可能性很大。

張青林他們將車停在山下,走進海禪寺,由于今天拜佛的比較多,張青林他們跟著人群進了寺院里。

最先去的是天王殿,天王殿正中供奉的是彌勒菩薩,也叫布袋和尚。

相傳他是五代人,出語無定,隨處寢臥,常用木杖挑一布袋上街,見物就乞,放進布袋,從不把東西倒出來,可布袋總是空的。

如果有人向他請教佛法,他就放下布袋,如果繼續再問,他就提起布袋立刻走開,如果還不明白,他就捧腹大笑。

所以很多寺院刻著這樣一副對聯: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滿臉含笑,笑世間可笑之人。

佛門里以善為本,各殿的對聯也都沒有沿用過去帶譏笑不和平意的對聯。

每個大殿張青林他們也都去拜過了,也沒有注意到有吳名氏的影子。

程老爺說吳名氏改了名,想要找到他只能通過身形相貌,最重要的就是他耳唇紋了個紋身。


     。可无后责,是以考一连十,考十连百。闻。”神宗览之恻然,即以为湖州。哲宗而理畅。年十六,遭父艰,自反抗的。他将纸抛给小鱼儿,已近拂晓,未到拂晓。黑什么没有人叫你滑稽的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enxe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视频中叮叮响的电击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