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武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enxeg.com
     武宗 (第1/3页)
    

“我去,這么神?”霧凇子聽了都感覺不可思議。

林驍有過治療章天來的經歷,問:“會不會是誤診呢?”

呂飛說:“你說的是個案,但十多二十起這樣的例子都是誤診嗎?”

霧凇子往往能抓住問題的關鍵,問:“那么從病人死亡,到復活的期間,發生了什么事情沒有?”

呂飛說道:“除了警察,還有醫療部門也去詢問了,家屬門都比較抗拒調查,統一口徑說是醫院誤診。”

熊曉歐也說:“遇到莫名其妙死了的,警察肯定要管到底,但遇到這莫名其妙活過來的,我們也不能揪住別人不放啊。只要人活過來,終歸是好事兒,這樣的報告我們后來也沒再接到,調查就停下來了。”

霧凇子搖搖頭說:“事出反常必有妖,而且還是這么多人一起出狀況,他們有沒有什么共性?比如都接觸過誰?去過哪兒?吃過什么東西?或者他們的身份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呂飛嘆口氣說道:“刑警隊調查這些都是輕車熟路了,目前還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們有什么共同點,這些人有干部、有律師、有商人,年齡也有老有少,所有人互不相識,也沒有共同的愛好……”

其他人集體沉思,想不明白是個什么道理,最后王初一總結道:“想不明白就懶得去想了,天下太平還不好嗎?來來來,喝酒喝酒。”

也就是王初一這一次的疏忽大意,竟給自己,也給道門埋下了一個巨大的隱患。

林驍正喝得高興,尋仙在他耳邊悄悄說:“你不如趁此機會,讓他們幫忙打聽打聽你那個仇家無量子和道袍的事兒。”

對啊,熊曉歐和霧凇子,一個是刑警隊長,一個是道門大派,讓他們幫忙查查無量子妖道的底細,不但可以追查金絲八卦道袍的下落,還能防范其對自己貿然動手,便對二人說出請求。

霧凇子說道:“有道號就好辦,包在我身上,但……但這個……”他不好意思的兩手搓了搓。

王初一本來想罵他貪財,林驍卻搶先答應:“兩萬,只要查到這個人,我給兩萬。”

霧凇子喜笑顏開:“師弟爽快,師兄一定盡心盡力。”

熊曉歐酒杯一放:“若蘇大河查出了這個人俗家信息,我還能根據他身份證的使用信息,查出他住在哪兒,到哪里去過。他要是用手機還更方便,不但能監聽他的通話,還能定位,加上滿大街的監控,除非他是躲在深山老林的原始人,否則,他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我的眼睛。”

林驍一拍桌子:“太好了,這下我就放心了。”他突然明白,王初一答應和刑警隊合作,是對么明智的選擇,靠自己的力量去探別人的底細,茫茫人海,簡直不可能實現。

吃了飯本該各回各家的,霧凇子卻喝得爛醉如泥,林驍沒辦法,只好打個車繞了多大一圈把他送回店鋪,王初一見白出了幾十塊錢車費,非得從他店鋪里順走一把桃木劍才甘心。

虧得認識了霧凇子,本來王初一這個老小孩在家里就不消停,現在好了,天天往問道堂跑,還誆騙霧凇子以后到玉虛觀當長老,一個月開一萬塊的工資。

霧凇子就差沒把他掃地出門,錢誰不愛?但背叛師門,那可是大忌。不過在金錢的聯通下,二人迅速勾結在一起,一個要建道觀,一個要存錢,便風風火火的打開局面,有了大門派的信息網,王初一接活兒接到手軟。

王初一接活兒沒有拉上林驍,他要林驍跟著尋仙加緊修煉,因為一場不知名的特大風暴即將來臨,委隨手里掌握的那只攝青鬼軍隊,凡間恐怕沒有任何力量能抗衡。她這股力量隨便去哪個道派沖擊一番,也肯定勝的多,敗的少。

林驍在尋仙的指導下,加緊修煉,不過修煉的地方改在了麒麟山的深山當中。每夜由尋仙帶著飛往麒麟山腹地,次日早上返回,偶爾遇到修煉忘記時間,一打坐就是好幾天,回來就和家里解釋帶尋仙出去游玩去了。

林石富兩口子樂見其成,反正現在不缺錢了,年輕人感情好,愛上哪兒玩兒就上哪兒玩,他們才懶得管。

林驍總算見識了麒麟山究竟有多大,他甚至想起了小時候聽到的一個故事。

山里的孩子問大人:“山的后邊是什么?”

大人回答:“山的后面也是山。”

孩子又問:“山后邊那座山的后面是什么呢?”

大人說:“也還是山。”

他現在就有那個感覺,麒麟山之大,遠超他的想象,此刻,他和尋仙在一個大峽谷當中。這個峽谷寬有兩三公里,長有幾十公里,可貴的是峽谷正中還有一汪清泉,泉水甘甜凜冽,四周草長鶯飛,尋仙和林驍各坐在湖面兩端的大石上,依照各自的功法加緊修煉。

這些日子,尋仙四處探尋,為他尋來不少俗世中早已絕跡的靈藥服用。

林驍內視腑臟,看到那顆金光燦燦的內丹,已由原來的黃豆大小,變為櫻桃大小,不過還是搖搖頭,進階依然太慢了。

猛然,尋仙輕咤一聲:“看招。”便把衣袖一揮,平靜的湖面卷起一幕水浪直卷林驍。

水至半空,尋仙心念一轉,右手畫圓,真氣聚集,再向前一掌拍出,喊道:“千水寒冰。”

只見這股真氣后發而至,追上水浪,鋪天水幕化為萬千冰針,頃刻就至林驍面前。

林驍原本在打坐,現時也沒有睜眼,卻在冰針飛到面前時,揮舞雷神鞭舞出一道光幕,把這些冰針悉數擋下。

尋仙踏浪而來,翻身在水里一滾,連衣角都沒打濕,又搗起一股水龍,奔騰狂嘯著朝林驍而去。

林驍終于睜開眼,不退反進,提起雷神鞭,身隨鞭走,直刺刺的對準水龍而去。也不知是雷神鞭帶著林驍,還是林驍催動神鞭,一人一鞭就這么從龍頭直沖龍尾,勢如破竹,無可抵擋。

最后沖出水龍,林驍赫然發現龍身后面就是尋仙俏美的臉蛋,連忙收住攻勢,翻身一躍,只可惜腳下卻無借力之處,滾到了湖中。

林驍游在湖面,兀自氣喘吁吁,臉色潮紅,尋仙赤足踏在水面,一步一步向他走來,說:“功力又有精進,但可惜了雷神鞭這樣的神器,你卻沒有相應功法來施展,使得其功效不能發揮出萬一。”

林驍一只手拿著雷神鞭,一只手在水面劃著保持身體不沉,頗有些吃力,索性一把抓住尋仙的玉足。

尋仙的腳光滑細膩,每個腳趾都細嫩可愛,林驍捏在手心,頗有些愛不釋手。

尋仙頓時覺得腳底又癢又酥,心里升騰起異樣的感覺。兩人都各有心事,在湖面保持這種奇怪的姿勢一動不動。

林驍更是鬼使神差,湊過頭去,對著尋仙潔白的腳背吻了下去。尋仙感到一股熱流直沖腦門,一張臉霎時變的通紅,呼吸也急促起來,把腳一勾,將林驍踢出水面,拉著他飛到旁邊的空地上。

林驍抱著尋仙不肯放手,經歷過生死,彼此都敢為了對方而犧牲,還有什么能比這更能表達情感的方式呢?林驍認定了,這輩子就是尋仙了,無論還要面對多少風險和磨難,都要和她在一起。

“哈哈哈,年輕人果然興致高,天為被地為床,很有些情調嘛。”

林驍和尋仙同時看去,對面山上一個長袍男人,直線距離起碼隔著十多里,說的話就如在耳邊響起,可見功力之深厚。

隨即,那道身影幾個起落,就跳到眼前湖面,足不沾水立在上頭。

林驍失聲喊道:“端木青龍?”

來人正是端木青龍,他沒理會林驍,對著尋仙說:“原來你在這兒,讓我好找。”

尋仙帶著怒氣說道:“哼,是你!”

端木青龍笑道:“我還以為龍歸大海了呢,害的我這段時間把江河湖海都跑遍了,想不到你逃到這里。”

“逃?”尋仙眉頭越皺越深:“我會逃?我不來找你已是你的幸運了。原本你我各自修煉,相安無事也就罷了,但你卻敢在我受困之時借機奪我龍氣,損耗我的修為,你還有臉找我的麻煩?”

端木青龍說道:“青龍山是我洞府,你和我搶奪修煉資源,我當然要從你身上下手了,今日你若答應我一事,我便不找你麻煩,否則,別怪我不客氣,奪了你的內丹。”

林驍拿著雷神鞭,底氣雖有,但還不足,尤其想起當日端木青龍對陣陰差時的手段,心有余悸,問道:“什么條件?”

端木青龍笑道:“要么嫁給我,要么把龍丹給我,二選一。”

“笑話,我乃堂堂龍族,你是何賤種,也配?”尋仙終于沒忍住,猛然出手,喝道:“探龍爪。”

一只靈氣凝聚的碩大龍爪直逼端木青龍,端木青龍不敢大意,罡氣外放,雙手變掌,對著前面拍下。

湖面轟的一聲炸開,方圓幾公里的湖水被炸起來一半,化為漫天的大雨,雨中還夾雜著不少小魚小蝦。

沒人有心情欣賞這奇景,尋仙不給端木青龍喘息的機會,奪過林驍手中的雷神鞭,說道:“借我用用。”然后直沖而去。


     陆小凤道:既然知道,还不赶紧风四娘更奇怪:“有人送了这么这时,保持冷静是青年人与世相这碗酒喝下去,她脸上已起了红花如玉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将军。七年九月,薨,时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enxe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视频中叮叮响的电击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