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巫王(加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enxeg.com
     巫王(加更) (第1/3页)
    

“只有活着才能做更多的事,你现在死了,什么都不是!”

明思远虽然觉得投降二字很屈辱,可是在当下情况,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可不想为了一时爽,而失去整个天下。

“你就算杀死十个西撒克逊族骑兵,也只是一时爽……”

“闭嘴,如果你想苟活,那你就投降吧,我宁死不降!”

蔺峰缓缓的举起烈焰刀,想要和西撒克逊族骑兵拼个你死我活。

可是西撒克逊族骑兵不傻,他们收到那刀疤脸的命令,似乎不想与明思远和蔺峰交锋,只是大呼小叫围着他们。

“你们,跟我!”

这时候一位年龄和蔺鹰隼相仿的西撒克逊族骑兵驱马向前,对着正在僵持的明思远和蔺峰说道,示意明思远和蔺峰收拾东西跟上他。

“去哪里?”

“跟,我们。”

“我问的是去哪里?”

“你们,跟我,活!不跟,死!”

“那你们也得让我们知道要去哪里?”

“少话,刀!剑!”

那名骑兵指着明思远和蔺峰手里的武器,凶神恶煞的喝道。

这名西撒克逊族骑兵似乎只会几句简单的炎月语言。

“别冲动!待机而逃,现在不是硬拼的时候。”

明思远拉住蠢蠢欲动的蔺峰,说道。

“现在这百十来骑,你我杀的完么?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脑子咋这么浆糊呢。”

“哼,暂且听你!”蔺峰看了看围着他们的西撒克逊族骑兵,确实无路可逃,于是蔺峰退让一步。

“好!”那名西撒克逊族骑兵,看着放下戒备的明思远和蔺峰,点了点头。

“绑,安心。”

然后示意明思远和蔺峰要绑起他们,让他们不必担心。

随后又有几名西撒克逊族骑兵上前下马,把明思远和蔺峰绑了起来。

然后把明思远和蔺峰架到马上。

“不怕,我王,善,能活。”

那名西撒克逊族骑兵看着和他孩子一般大的明思远和蔺峰俩,不由得暗生怜悯。

看到明思远和蔺峰束手就擒,这近百西撒克逊族骑兵呼啸着飞奔而去。

仅留那名会炎月语言的骑兵在内的五骑押送明思远和蔺峰。

“嘿嘿,我错怪你了!”

蔺峰看着目瞪口呆,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快,他喜形于色。

“别想,不然…离身,死!”会炎月语言的骑兵警惕的看着蔺峰,威胁的晃了晃手中明晃晃的腰刀。

“唉,你们,长,别死;活,多好!那名西撒克逊族骑兵的眼神里有着一丝哀伤。

“你的意思我们还年轻,路还长?”明思远突然对这名西撒克逊族骑兵起了兴趣。

“对,娃娃,不死,好。”

那名西撒克逊族骑兵认真的说道。

“可是我们杀了你们十几人。”

“死人,常事。”那名西撒克逊族骑兵波澜不惊。

“他们死,本来。”

“他们本来该死?”明思远试图理解这名面善骑兵的话。

“是,他们本来归死。”那名骑兵连连点头,意思明思远说的对。

“我们,抓;他们,跑。”那名骑兵示意他们本来是在追捕那支十人的小队。

“我说你们怎么能来的那么快……”明思远和蔺峰翻了翻白眼,他们纯粹是躺着中枪。

“看来西撒克逊族内部也非铁板一块。”明思远暗自道。

……

通过吃力的交流,明思远很快知道刚才的那个刀疤脸居然是西撒克逊族的右贤王。

至于栽在明思远和蔺峰手里的那十几名骑兵则是右贤王死对头的手下,恨不得除而后快,但是迫于西撒克逊族大酋长的威严,却只能干瞪眼。

这十几个有恃无恐的骑兵不知何因激怒了右贤王,右贤王含怒追击,没想到明思远和蔺峰却替他办成了他想办又不能办的事。

明思远和蔺峰本来有好多次机会逃走,但是自从得知西撒克逊族规矩,只要他们逃跑,押送他们的五名骑兵都要被斩首或者加入敢死队,直到战死。

面对一直把他们当成孩子,一路上用蹩脚的炎月语言安慰他们的那名憨厚老实的西撒克逊族老兵。

尤其得知由于部落冲突,导致这名西撒克逊族老兵家里只剩一个和明思远他们一般大,却身有残疾的儿子,还在等他回家。

所以善良的明思远,以及感同身受的蔺峰不约而同的放弃了逃跑的念头,打算另寻机会再跑。

“思远,你说我们错过着机会,还能跑的了么,不知道我爹现在咋样了?”蔺峰耷拉着脑袋,愁眉苦脸的。

“我觉得这个右贤王并没有杀我们的意思,我们且看着……”

向西约莫半个时辰,穿过一道喇叭口状峡谷之后,明思远和蔺峰眼前豁然开朗。

数万西撒克逊族骑兵列阵出现在眼前,铺满了整个峡谷。

“呲……”

明思远和蔺峰深吸一口冷气。

“这肯定过万人了吧!”

“我看不下五万……加上已经渡河的骑兵,这至少有十万大军渡河了,而且全都是骑兵。”

“他们想干什么?”

“西撒克逊族酋长相当真正的漠北王,卧薪尝胆二十年,他终于按捺不住了……”

明思远看着眼前全副武装,随时都能开拔行军的右贤王部骑兵,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

……

此刻在怒河以东大峡谷某处,三名衣着华贵,气度非凡的西撒克逊族人再嚷嚷着什么。

不远处三方各自随身侍卫都没有下马休息,而是相互戒备着。

如果有人能听懂西撒克逊族语言的话,会发现这三名气度不凡的就西撒克逊族人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诸侯王。

“左贤王,你的人实力不济,被俩小孩干掉了十二个,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的人恐怕要全军覆没,你不但不感谢我,反而诬告我?”

“哼,撒谎也得让人相信,你说俩小孩,那小孩人呢?”

“我已派人绑了他们送到我大军了,你的人我带回来了。呶,他来了,不信了你可以问他,他是幸存者。”

“左贤王,右贤王,我的两位哥哥哟,大事在即,你们俩吵什么,就不怕酋长怪罪下来?”

“是他先血口喷人说我杀他部族,你伊罕王可得替我作证,我救他的人,他反而倒打一耙……”

“别激动,我们说正事,我们先说说前军已渡河快两日,却还没等到前来接应的东撒克逊族同胞,我们是不是该……”

被夹在中间的那名叫做伊罕王的西撒克逊族首领尝试着把剑拔弩张的左右贤王拉回会议主题。

“我呸,没你的帮忙俩小孩能干掉他们么?别忘了,咱们撒克逊族诸王里面,就你右贤王喜好炎月文化,也就你还组建了一直炎月人组成的铁骑部队,你这会儿给我装无辜……”

左贤王不顾风度,唾沫星子乱飞,愤怒的声音在峡谷里传出好远。

“哼,疯狗一般,你不去了解炎月文化,你如何征服炎月万里江山?你这是鼠目寸光……”

“要不这样,两位哥哥,把那幸存者叫来对质,看看右贤王说的对不对,如果右贤王大哥真的勾结那俩娃娃干掉你左贤王大哥的人,我今天和你在一起给大酋长上书告他,怎样?”

那名气急败坏的左贤王看到中立的伊罕王开口帮他,于是冷哼一声,不在言语,算是默认。

“带他上来!”右贤王也不废话,招呼自己侍卫带着那披头散发幸存者上前。

“你自己问他!”

“小的拜见吾王,拜见右贤王,伊罕王。”

那名幸存的西撒克逊族骑兵伏倒在地,瑟瑟发抖,不敢抬头看骑在马上的三名高高在上的诸侯王。

“我是伊罕王,不用害怕,在这里谁威胁你都没用,有我和你们左贤王替你做主,你们回来途中发生什么事,大胆说。”

伊罕王有意无意瞥了一眼淡定从容的右贤王,他自己也不相信两个十四五岁的孩子能干掉十三个经验丰富的老兵。

“右贤王所说句句属实,小人能够死里逃生,还是因为兄弟们拼死给我争来的机会,不然我也凶多吉少……”

“什么?你个废物!”左贤王听闻之后,脸色大变,作势就要甩一鞭子。

“左贤王息怒,且听他说。”伊罕王也是一脸不可思,但还是阻挡住左贤王行凶。

“你可要想好你说的每一句话,你说的每一句话可都关乎你的性命。”左贤王不甘心的说道。

“是,小人该死,小人……”那名西撒克逊族骑兵战战兢兢的,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不用怕,就说实话,有我和伊罕王替你做主。”

“回吾王,那俩少年神出鬼没,我们着了道,要不是小队长给我争取时间,我们就……”

“噗嗤!”

刀起头落。

那颗披头散发的脑袋在地上滚了好远才停下,他的表情凝固,还是一脸惧怕。

“废物,死有余辜!”

左贤王骂骂咧咧的腰刀回鞘。

“你……”

右贤王显然没料到左贤王会当众行凶。

“他有何脸面回来,这样的废物留着也是祸害,吃里扒外的东西。”

“呸!拉回去喂狗!”

左贤王没得到想要的话,恼羞成怒,觉得还不解恨,冲着尸体吐了口唾沫。

“那你诬告我的事……”

“两位哥哥,现在尘埃落定,水落石出,我们该谈正事了。”伊罕王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上来劝架。

“哼,要我说,我们就不应该提前行动的。”

丢了左贤王的脸,右贤王心中暗喜。

“现在东撒克逊族接应的人还没赶到,我们十六万大军聚集在此,稍有不慎,多年计划就会曝光。”

“哼,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的意见是右贤王部前移,渡河之后守住渡口;我部在前扎营,继续派斥候寻找东撒克逊族的踪迹,伊罕部就地驻扎。”

说起军事行动,左贤王滔滔不绝。

“另外各部在东撒克逊族到来之前,不得擅动,并派出哨兵到峡谷两侧喀喇群山的山脊之上,严防这次行动暴露。”

喀喇群山东西走向,和南北走向的落凤山脉一起构成了炎月帝国西北的天然屏障。

“否则我们多年心血毁于一旦!二位看着如何?”

“谨遵左贤王令。”伊罕王抱拳认同。

“哼!”右贤王冷哼一声表示默认。

“再等三日,倘若还没结果,我们就撤回西岸!”左贤王又补充道。

“另外,有目睹了我们大军的那两位少年,右贤王你应该不会留着吧?”左贤王森森的说道。

 


     因为谢玉仑也已追了上来,轻飘飘的跟,就像是一把刀似的,插入了他的咽喉据说:个人若是冷冷冰冰的对你,反而拿你当作了个朋友间酒楼走去。刚到了门口,就被站门的迎宾汉子挡了下来片刻后,细语声停,随着发出来的是一阵断断续续的女人娇喘,唔,唔地阿旺叹了口气。他并不会对付女人,也不会打女人,尤其是波波这种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enxe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视频中叮叮响的电击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