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蓝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enxeg.com
     蓝签 (第1/3页)
    

他将手机递给达拉,示意她看看,达拉拿起手机一看,只见信息上写着几个字,“别去古格!!!”

“这是什么意思?”达拉不解道。

靳言也不解地摇摇头,“师傅昨天才说等他回来一起去古格。”他想了想突然道:“别是出什么事了吧。”

靳言立刻将电话回拨了回去,响了好一阵却一直无人接听。他心下不对,情急之下,两人找到了白羽,看能不能想想办法定位一下手机的位置。

他们在警局的电话追踪系统下折腾了好一阵,打了几次电话,不是无人接听,就是接通了没人说话。但最终还是定位了电话的位置——竟然是在拉萨周边不远处的一所疗养院。

靳言不放心,于是当即决定立刻去那间疗养院看看究竟出了什么事,达拉一同前往。

两人几乎没有片刻停留,靳言将车子踩得飞快,终于在傍晚时分赶到了那间疗养院。

疗养院的位置十分安静、偏僻,病人不是很多,有些护士推着病人在花园散步,有些人则只是纯粹在这里保养身体,他们更是围在凉亭下棋消遣。两人盯着白羽给的定位,来到住院部,这边的住院部楼层不高一共只有五层,他们一层一层的寻找。

刚要转过走廊的一个转弯,突然听到护士站的护士在跟一个人打招呼,“大师怎么又回来了。”

靳言冒头一看,那人不是别人,竟是师傅。只见他匆匆走进走廊尽头的一间病房。

靳言冲达拉招招手,两人便跟上了老画师,来到走廊尽头的那间病房门口。再看看定位,那个一闪一闪的小圆点正准确无误的定在这间病房。

两人扒在门边偷偷听了一阵,屋内一阵寂静,正当两人觉得奇怪之时,突然听见屋内,老画师的声音冰冷地响了起来,“手机拿出来!”

然后是一个女人虚弱的声音:“什么手机?”

老画师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警告你,白|玛复兴近在眼前!如果你敢耍什么花样,别怪我不客气!”老画师语气稍有一丝缓和,道:“我已经找到她了,如果一切顺利,我很快就能送你回家了。但是,如果你敢破坏我的复兴大业,哼!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靳言实在好奇病房里的那个女人是谁,师傅跟她又是什么关系?于是,他偷偷漏出半个头,从门上方的玻璃向内看了一眼。只见,病床上躺着一个虚弱的女人,皮肤煞白,是那种多年不见阳光不健康的白,此时那女人正怒视着他师傅。

但,突然那女人视线一转看到了靳言,此时两人目光正好对上,病床上的女人不动声色地盯着他,眼神中透出一种伴随着猜忌的求助。

靳言也好奇的看着那女人,总觉得那人哪里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正出神想着,达拉在下面轻轻拽了他一下,问:“怎么样?什么人?”

靳言摇头,“不知道,一个女的。”说着他俯下身看达拉,这么一看竟愣了一下。

达拉好奇之余也偷偷踮起脚尖扒在玻璃上向内望去,突然间,只见她瞪大眼睛,倒抽了一口凉气,捂着嘴巴差点叫出声了。

她惊恐地望着病房内的女人,里面的女人显然也看到了她,惊讶的呆住了。两人对视良久。

直到老画师察觉到不对劲,他猛然转头看向门外,警觉道:“谁!”

靳言一扯达拉,想拉着她先躲起来,但扯了一下,达拉却呆立在原地纹丝不动。片刻,正对上老画师打开房门的脸。

“师……师傅。”靳言尴尬叫道。

老画师警觉的立刻用身体挡住房门,将两人的视线挡住,“你们怎么会在这?”

“不放心你,来看……”靳言话还没说完,突然,达拉疯了似的,猛地一把推开老画师冲进了病房。待两人反应过来,追进去时,只见达拉木然的站在病床前与床上的女人对望,两人眼里都饱含着说不出的内容,似有千言万语,晶莹的泪滴在两人的眼中打转。

靳言看看达拉,再看看病床上的女人似猜到了什么。

只听那女人颤抖着轻轻唤了声:“达拉?”

一瞬间,达拉眼泪哗哗地就掉下来了,只见达拉小声试探地叫了声:“ 妈?”

病床上的女人虚弱地对她轻轻一笑,眼角一串眼泪流了下来。

达拉猛地扑到床边,哭着叫道:“妈!”

靳言像是早有准备一般,一瞬间抓住了身边正要夺门而逃的老画师。他难以置信地看向师傅,责问道:“师傅?”

老画师眼看事情败露,想方设法要跑,达拉无暇估计他。靳言则一把将他按在椅子上,问:“这是怎么回事?”

老画师,叹了口气道:“我本不想为难她的,我也没把她怎么样,这一切都是为了复兴白|玛!”

达拉和妈妈眼中含泪,四目相对,全然无视身边的两人。达拉轻轻想将妈妈扶起来,可一瞬间却看到妈妈的手竟被铐在床上,手腕被勒出一条狰狞的血印。

她红着眼,猛然转身一把拉起老画师,吼出:“ 钥匙呢!”

靳言也看到达拉妈妈被铐在床边,一阵怒火,难以置信眼前的事竟然是师傅做的。他在老画师身上前前后后摸了一圈,找到了一串钥匙递给达拉。

达拉颤抖着手,插了几次才将钥匙插进锁孔,她帮妈妈打开手铐,将她轻轻扶起来,在身后垫了一个枕头,让她半靠在床头。她眼泪一串串的向下掉:“你没事吧,妈妈?太好了,你没死,呜呜呜~,妈妈,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你知道么?我好孤独。我错了,你和爸爸都是我害的。”达拉不住地哭着。靳言从来没见过达拉如此脆弱,哭的如此伤心,哭的他心都要碎了。

肖瑾一手摸着达拉的头发,也跟着掉眼泪,“不是你的错,都是妈妈错了,别哭了。”

老画师被靳言一直按在椅子上,待达拉和妈妈两人哭过一阵后,情绪终于平复了不少。达拉才指着老画师,愤愤地问妈妈:“这是怎么回事?”

**

时间倒回半天前。

老画师坐在病房里,病床上躺着一个女人,突然他电话响了。

只听他兴奋道:“真的!太好了,等我回来,等我回来! 我们立刻去古格!”说完就哈哈的笑了起来。挂电话前还不忘补充道:“保护好宝盒!等我回来。”

挂断电话后,他兴奋的难以言喻,顺手将电话放在床头柜上,眉飞色舞的跟躺在床上的女人说道:“达拉他们找到莲花宝盒了,我马上就可以去开启白|玛密咒了,哈哈哈哈……”

女人躺在床上,目光沉沉地看着天花板,嘴里无声的骂了一句,“疯子!”

老画师兴高采烈,没有跟她计较,继续说道:“哈哈哈,我的复兴大业就要实现了!”他盯着女人的脸看了一阵,又发出一阵恐怖的笑声,便转身离开了。

待老画师离开后,女人悄悄从袖口里滑出一部手机,她艰难地点开刚才的通话记录,给那个号码发出了一条信息,“别去古格!!!”

**

肖瑾愤愤地瞪了老画师一眼,又内疚地看着达拉,坚定道:“别去古格!”

达拉不明所以,看着妈妈,“为什么?你和爸爸不是一直都在研究这个么?”

肖瑾叹气点头道:“是!我和你父亲一直都在研究这个。”

达拉指指后肩,“是为了我。”

肖瑾再次无奈点头,“是为了你肩上的莲花。都怪妈妈,之前怀你的时候,我和你爸爸一起去了一次古格。不知是不是那边海拔太高,突然我就晕倒了,然后就肚子疼早产了,生下了你。”

“你刚生下来的时候肩上就有一个胎记,一开始还很小,我们也没有在意,但是随着你慢慢长大,那胎记竟然长成了一朵莲花,而且还有不断的生长的趋势。我和你爸爸都觉得这件事情很诡异,便开始带你去四处求医,但是没人能说出这是为什么来。”

“后来我们在一些文献中也见到过类似的莲花图腾,于是我们就投入了对西藏的研究。有一次在西藏,你爸爸见到了那个莲花宝盒,他看到宝盒里那朵莲花居然和你身上的一模一样,突然如获珍宝将它买下。经调查,我们发现那个宝盒出自古格。于是,我和你父亲断定你的莲花胎记大概跟那次我们古格之行有很大的联系,所以我们便一头扎进了对古格的研究中。”

“本以为很快就能找到原因,但没想到一查就是许多年,直到三年前,我们的研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我们发现,莲花宝盒可以打开古格石门,如果能打开石门,我们就可以知道莲花胎记的秘密了。”

“我们这些年光想着如何帮你去除胎记,亏欠你很多,对你的陪伴也太少了。但是我和你爸爸真的很担心,我们怕这个胎记会给你带来什么严重的后果。我俩一刻也不敢怠慢,更不敢让别人知道。因为,调查中,我们发现除了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宗教,旧密教也在找这个宝盒,而且根据我们掌握的线索,他们很有可能是个邪教,我们怕他们知道了会对你不利。”

“三年前我和你爸爸差一点就成功了,但没想到却真的出事了,侧室坍塌了。当时,穆国成本有机会救我们出去的,但是他却没有。他故意让巨石落下,砸到你父亲身上,独自拿了宝盒跑了。”肖瑾恨恨叹了口气,“我知道,他一直对于我们对他隐瞒古格项目内情的事耿耿于怀,但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这关系到你的安全。但没想到,他竟会要了你父亲的命。”


     23日当天,南京江宁禄口街道围合区域调整为主席关于南南合作的重要表述,与您一同学习。尼玛才仁(藏族) 玉树藏族自防治标准内的降雨目标和效果。中国红色政权的经济生命线:红经济发展、民众自由、社会稳定等多方面的关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enxe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视频中叮叮响的电击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