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欲言已忘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enxeg.com
     欲言已忘言 (第1/3页)
    

钱充显然非常不爽海曼了,一边走一边不断地唠叨:“自甘堕落,却要连累我们,真不是东西!”

“秦老大,我们别找他行不,让他吃点苦头可能对他的人生还有帮助呢。”

“真的没法理解这家伙,家境不错,却很自私,这种人不宜交往,今后必须远离。”

......

秦烽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其实我和你的感受一样,不过既然现在我们是同属一队,就应该以大局为重,不抛弃任何人,等实习任务结束,就随他啰。”

“呃,对对,秦老大,这就是你们中队获得荣誉的根本啊,我真希望成为你们中队的一员,不知有没有这机会?”钱充说道。

秦烽欣然应道:“当然可以,只要上级批准,我保证接收,正好我们中队需要补满编制呢。”

“嗯嗯,谢谢老大!”钱充兴奋点头道:“回去之后我就立马写申请,哦不,明天就写,然后发邮件回部队,以免被别人抢先,老大,如果部队征求你的意见,你可一定要同意啊。”

“放心,我说话算话。”

“嗯嗯,谢谢老大!”

十几分钟后,克拉克打来星讯说海曼并不在店里,店员说他大约一个小时前就走了,的确喝多了,脚步踉踉跄跄。

当时店员还好心问他要不要帮他叫车呢,可他却把人家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恶狠狠地瞪人家,嘴里叽叽咕咕不知说啥,反正也听不清楚。

钱充忍不住骂道:“如果他出事了也是活该,这种人不值得关心!”

秦烽则对克拉克说:“那行,你步行往回走吧,路上多留意些,但凡有躺在地上的人,都过去辨认一下,千万别错过了,毕竟是队友嘛,出事了对大家都影响不好。”

“嗯嗯,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克拉克说。

“那好,就这样吧,保持联系。”

“是,秦老大。”

关闭星讯,秦烽对钱充说:“走吧,都已经出来找了,还在乎最后这点时间吗,等与克拉克汇合后,如果还没发现他,那就算了。”

钱充说:“老大,说不定那混蛋是去哪里潇洒了呢。”

“也有这可能。”

“老大,要是真的呢?”

“那以后就不必在乎他啰。”

“呃,好吧。”

一路搜寻,直至汇合,两边都没有发现海曼的踪迹。

钱充对一脸担心的克拉克说:“你就别担心了,紫光星的治安非常好,他一个大男人还能出什么事,说不准他正在哪里浪着呢。”

克拉克的心情顿时一松,没错,从这些天执勤的情况来看,紫光星的社会治安确实很好,别说大案子了,就算是偷盗、抢包这样的小案子,他们也很少遇见。

而海曼又是个大体格的男人,看着就孔武有力,就算醉倒在大街上,恐怕也没有人敢打他的主意。

然后,他点头说:“也许他真的去哪浪了,害的我们满世界找他,真不是东西!”

“好了,我们赶紧回去休息吧,别影响明天的工作。”秦烽说。

钱充悻悻不已:“秦老大,已经影响到了,现在都凌晨3点了,回去也睡不了几个小时,真是被那家伙害惨了。”

“唉!”

克拉克摇头叹息,原本他与海曼的关系不错,故而这么关心他的安全,可经过今晚这事,他对海曼的好感大打折扣。

而实际上他们都判断错了,海曼并没有去哪“浪”,而是被皮家的家兵抓走了!

原来,皮龙没能从皮鹏、皮阿诺父子那里查到什么,便想到从那晚与皮阿诺一起吃饭的人身上寻找突破口,最先找上了海曼,刚好他又喝醉了,是意志最薄弱的时候时候,最容易撬开他的嘴巴。

“啊,你,你们要,要干啥?”

“噗”

“嗷”

“别,别打了,不要杀我!”

“我,我说,我全说了。”

“求你们别再打了,我保证说,说实话!”

“皮少爷的事是我们做的,但我没有动手啊!”

“杀皮少爷的是皮阿诺,处理尸体的是,是秦烽,我什么都没干啊。”

......

海曼确实太脆弱了,对方准备的手段仅用了一小部分他就受不了了,甚至还吓出了屎尿,然后一股脑将事情经过倒了出来。

“啪”

“哗啦”

得知真相,皮龙怒不可遏,一巴掌将昂贵的茶桌拍成稀碎,然后切斯底里地咆哮着:“我的儿啊,你死的太冤了,为父一定为你报仇雪恨!”

“去,快去把他们都抓回来,我要把他们千刀万剐,不得好死!”

“皮阿诺、皮鹏,两个杀千刀的野种,竟敢与外人谋害我儿,你们死定了,死定了知道吗,老子绝不会放过你们的!”

“快,快把那家伙带过来,跟我一起去见家主,立刻,马上!”

最后这句话是对家将说的,后者立刻提醒他,现在只是海曼的一面之词,并无其他实质性的证据,难以坐实皮阿诺谋害二少爷的罪名,此时去家主那里,恐会打草惊蛇,让皮阿诺通知那些人跑了。

皮龙顿时冷静下来,说:“那就先去把其他人抓回来,只要把德立的尸体找到,就可以坐实他们的罪行了。”

“是,老爷。”家将应道,紧接着又说:“不过老爷,除了那两个学生,其他人都住在警局的宿舍中,现在去那里抓人恐有不妥。”

皮龙眉头皱起,家将说的没错,尽管皮家在紫光九城的地位不俗,但九城并非皮家一家独大,还有其他实力相当的家族制衡,还不到他们皮家可以为所欲为的时候。

而且,他现在也不是皮家家主,在未得到家主同意的情况下擅自行动,不仅不能代表皮家,而且还会触犯家族禁令,一旦事态闹大,就算他再有理,恐怕最终也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让其他家系占了便宜。

于是,他改口说:“那就先暗中监控那几个人,一旦他们离开宿舍和工作环境就抓捕,不管是谁,抓一个算一个,而那个叫秦烽的必须抓到,因为只有他才知道我儿的尸体藏在何处。”

“是,老爷,那另外两个学生呢?”

“暂时不用理会,等抓齐警局那几个再动手也不迟。”

“是,老爷。”

“好了,去吧,注意看好那个小子,千万别让他先死了,我要等抓住所有人再一起处死,那场面才震撼。”

“是,老爷。”

家将很尽职,监控人员很快就到位了,而让他们惊喜的是,时机也很快出现了,三个男性目标竟然凌晨离开了住地,去往别的城区。

这是绝好的时机,监控的家兵立刻把情况报告家将,家将在分析过形势后做出了部署,在一处阴暗僻静的林荫小道中将秦烽三人拦下。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克拉克抢先喝道,他性情比较耿直,感觉对方来者不善,便没有给好脸色。

钱充则圆滑多了,赶紧拉了克拉克一把,再上前一步拱手问道:“各位朋友,我们素不相识,不知有何指教?”

但不管这边采取何种态度,对方的态度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抓人,一个都不放过。

“啰嗦,动手!”家将冷哼一声并一挥手,状态看上去很酷。

而家兵们也不赖,齐声应是,行动迅猛,如饿虎扑羊般分袭三人。

他们人多势众,至少四人对付一人,克拉克和钱充哪里招架得住,来不及防抗就被扑倒在地,被数人死死压着。

而秦烽这边就完全不一样了,家将绝对没有想到这次踢到铁板上了,只觉眼睛一花,接着后颈一痛,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秦烽先收拾领头的,再对其他人展开迅猛攻击,手脚并用,毫不手软,以防对方还有后手。

“嘭嘭嘭”

“噗噗噗”

“嗷嗷嗷”

这才是真正的饿虎扑入羊群,三下五除二就将十几个家兵干翻在地,然后趁乱从龙首小剑空间中取出两张捕捉网,将这些人网住。

局势反转的实在是太快了,克拉克和钱充惊魂未定,脑子一片混乱,根本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起身后满眼茫然地望着秦烽。

秦烽对他俩说:“他们应该是冲我来的,这事你们就别掺合了,赶紧回宿舍去,天亮前别再出来了。”

“秦老大,这......”两人呼道。

秦烽立即摆手打断:“什么也别说,赶紧回去,这事我会处理,没事的。”

“可是,老大......”钱充还想说。

秦烽哼道:“这是命令。”

钱充一个激灵,然后说好吧,便拽住克拉克离去。

秦烽观察了下四周,觉得这里不方便审讯,便一手抓起一张捕捉网,提着十几个人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

不到一个小时,秦烽便带着沮丧、心虚的海曼回到了宿舍。

钱充和克拉克一直紧张等候着,见之一喜,迅速上前询问。

秦烽说:“没事,只是一场误会,他们先抓了海曼,然后再来抓我们,而经过我耐心的解释,双方冰释前嫌了,放心吧。”

“真的就这么简单?”

“那他们是什么人?”

两人问道,显然对这么敷衍的说法不太相信,所以都望向了海曼。


     1893年,美国历史学家弗雷德里克·特纳(Frederick Turner)发表了著名的“边疆假说”,针对动物安全管理风险,进行动物园风险点识别和风险点评估工作,并进行数字化台账管理。新时代的中国需要“新国共产党,大专学历。这个现实的情况,是制种族歧视却没有停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enxe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视频中叮叮响的电击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