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跟她回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enxeg.com
     跟她回去 (第1/3页)
    

洛竹关下的广阔平原,此时已是化作了一片修罗场。

无数将士殒落,有大离的,有岐国的,也有郅水国的。

“嗤!”赤铁枪划过三个拦在前方的敌军的咽喉,血箭飙射而出,与此同时一道剑气也从苏景身侧掠出,击杀了两名敌军。

在这乱军之中已经杀戮了超过一个多时辰了,苏景已经不知道自己击杀了多少敌军了,他只知道,自己体内的玄气,此时已经近乎消耗了九成,而正前方和四面周围,依旧是连绵的敌军。

至于原本的战友袍泽,在这一个多时辰的杀戮之中,也早已是被敌军冲散了,天知道他们现在是依旧在奋力的搏杀还是已经战死了。

一边杀敌,一边从怀中取出一枚丹药服了下去,感受着丹田、经脉之中又逐渐充盈起来的玄气,苏景紧了紧赤铁枪,目光凛然。

这丹药也是他在军功殿中换取的,每一枚都足以在短时间内恢复玄通境修玄者七成到九成的玄气,一枚五百战功,苏景足足换取了四枚。

服下这一枚之后,苏景身上也仅只剩下最后一枚了。

而且这种丹药在一定的时间内,服用的数量越多,效果就会越差。

最初服用第一枚的时候,足足恢复了苏景八成的玄气,而且恢复的那些玄气也几乎没有太多的杂质,可在不久前服用第二枚的时候,只勉强恢复了七成的玄气,玄气也变得浑浊而虚浮。

现在服下这第三枚,静静之恢复了六成的玄气,而且那种浑浊和虚浮之感,也变得更加严重了些。

在苏景身旁,木子同样也是快速的取出一枚丹药服了下去。

他和苏景一样,都得到了六千战功,自然在出征之前,苏景换了什么宝贝,他也来了一份一模一样的。

此时两人服下丹药之后,体内玄气骤然充盈一截,顿时一阵爆发,再度向前杀出了不知多远,沿途留下了无数的残肢断臂。

“杀......杀出来了?”再度斩杀一名小兵之后,浑身浴血的木子习惯性的一剑向前刺去,却是刺了一空,抬头之下这才发现前方早已没有了敌人,战场的厮杀声似乎已经被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铿!

用崩了刃的赤铁枪支撑在地上,苏景一把扯下身上已经残破不堪的铠甲,露出已经被鲜血染红的白色劲装,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好......好像是的,这里似乎已经不是洛竹关下了。”

当然不是了!

洛竹关虽然大,可是再大又能有多大?

大离和郅水国双方加起来超过两百五十万人所覆盖的庞大战场,其覆盖的面积又是何等的广大?足能覆盖上千里!

从这样的战场上冲杀出来,苏景和木子自然便远离了洛竹关。

“没想到我们两个,竟然真的能从那样的战场上活着杀出来。”确定了自己两人确实是暂时脱离了危险之后,木子毫无风度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中满是缺口的佩剑也丢在了一旁。

“可是这一次,我们却是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惨败。”苏景微微低着头,眼中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也不知道熊老大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从对方的大军之中杀出来。”

想想自己加入破锋营之后的这两战,真是一次比一次惨烈。

前一次是遭遇了伏击,虽说被人打得极惨,可终究在援军的及时到来之下,让对方付出了更为惨烈的代价,自身的建制勉强还维持住了。

可是这一次却是比上一次更惨,即便没有与其他人汇合,但苏景猜测,这一次他们破锋营怕是离全军覆没也不远了。

再想想从熊老大那里了解到的过往的破锋营那无往而不利的战绩,苏景莫名感觉自己有些丧......为什么自己加入之后,破锋营就这么惨,难不成本少爷竟然是丧门钉不成?

“这一次,说不定咱们破锋营真的就要从天策十一营中除名了。”

木子也是苦笑一声。

这样的惨败,别说是破锋营了,就是放眼整个大离国最近百年以来,偶从来没有出现过,而上一次出现这种一支独立的大军被人近乎彻底全军覆灭的情况还是在一百三十六年前。

这样的惨败之中,他们这些小兵或许有突出重围逃回大离的机会,但是身为主将的夏殇,只怕是九成以上的几率会永远的留在郅水国了。

“走吧,我们先离开这里吧,将身上的伤势控制一下,之后再想办法离开郅水国吧。”苏景长叹一声,片刻的调息之后,也恢复了一些精气神,撑着赤铁枪站起来对木子道。

现在他们还身处于敌国境内,如是不能尽快离开的话,只怕有可能会出现一些其他的变故。

两人站起身来,随便寻了一个方向,相互搀扶着离开。

“哟,没想到竟然遇到两只重伤的肥羊,哈哈,这次出来倒是有些出乎意料的收获啊。”

苏景和木子刚动身还不到半个时辰,一阵略显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他们身前,马背上一名身着郅水国士卒铠甲的汉子盯着他们两人,面色狰狞的说道。

从战场上杀出来的苏景和木子自然能够从对方的甲胄中认出来对方这人乃是郅水国校尉级别的军官,不过和破锋营的校尉至少也是地玄境后期的强者不同,郅水国的校尉,大多都是玄通境后期。

偶尔有一两个能够达到玄通境巅峰的。

这种级别的对手,若是苏景和木子处于全盛状态,两人联手之下,自然不会将之放在眼中,毕竟半个多月前那位辰月宗玄通境巅峰的顶级内门弟子都被他们干掉了,更不用说一个小国的校尉了。

可是鏖战了大半日的苏景两人,此时身上伤势不轻,玄气更是消耗了一茬又一茬,再想要对付对方,那就有些力有未逮了。

有鉴于此,苏景心中活泛了一下,一脸赔笑的道:“校尉大人,我等是寒山夜元帅麾下的亲卫,与敌军缠斗良久,受创不浅,不知校尉大人能否暂且为我们弟兄二人提供些许庇护,待得日后见到元帅了,我弟兄二人一定向元帅为大人进美言。”

听着苏景的话,郅水国校尉不由一愣,微微皱眉道:“你们是寒山夜老元帅的亲卫?”

“嗯嗯,是。”木子这时也明白了苏景的意图,当下也连连点头道。

校尉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抹和善的笑意,看得苏景和木子两人心中也是微微一松。

然而还不待两人心中拿一口气彻底松下来,校尉脸上的笑意便是瞬间变得狰狞了起来:“不好意思,就算你们是元帅的亲卫,老子也是照杀不误!”

说完,校尉一手轻轻在马背上一拍,身形借力腾空而起,轻飘飘的向苏景和木子两人飞来,在他双手之上,更是凝聚起来雄浑的玄气。

郅水国本就是个小国,在得知大离重兵压境乃至破关入境,不少心志不坚或是心术不正的人便就此趁势为寇,做一些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平日里被压抑的邪念就如同出笼的魔鬼一般不可收拾。

而此时苏景和木子遇到的这名校尉,便是其中的一员。

在遇到他们之前,这名校尉已经干掉了不少本国的百姓、士卒,也干掉了不少的大离军士,敛到了大量的财物。

如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在乎什么寒山夜元帅的亲卫呢?

别说是寒山夜的亲卫,就算是寒山夜本人,只要是重伤出现在他眼前,只怕他都能够抬起屠刀给对方一下。

“不好。”

在校尉出手的瞬间,苏景和木子心中便是警兆大盛,两人几乎条件反射一般的出剑挺枪,向那校尉迎了上去。

铿!铿!

清脆的金铁交鸣声响起,校尉的双掌分别拍在枪身剑刃之上,刚猛的冲击力瞬间让体内本就接近亏空一片的苏景两人吐血到飞出去。

砰!砰!

两人的身形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两个玄通境中期,若是处于巅峰状态,联手之下倒是也能够让我废点手段,只可惜,现在的你们体内早已亏空,要对付你们,挥手而已。”身形轻飘飘的落地,校尉看着重创倒地的苏景和木子,随手一挥,两道凌厉的气芒激射而出,直取两人胸膛。

“岂能如此!”生死危机之下,苏景双眼圆睁,目眦欲裂,元府之中的精神念力如同潮水一般的涌出,同时推在自己和木子的身上,在即将被那校尉发出的气劲命中之前,将两人都向旁边推开了数尺。

轰!

校尉发出的气劲重重的轰砸在地上,轰出两个不大的坑洞。

毕竟只是随意出手,完全没想过能够被躲开之类的......

“嗯?竟然躲开了?”校尉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虽说有些意外,但却也没有多想。

反倒是被苏景用精神念力推开的木子一脸震惊的看了苏景一眼。

精神念力。

他不会认错的,刚刚突然推动自己的力量,就是精神念力!


     原来他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没有让他补漏洞,修补漏洞纯粹壖,高仰瘠卤,浦水也要解剖?…”要,雪,遂以“雪屋”名之。范阳卢舍人为古隶以?”花无缺还是不理别人,只盯着杜杀,道: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enxe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视频中叮叮响的电击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