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茅屋生活(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enxeg.com
     茅屋生活(三) (第1/3页)
    

“這年頭,殺人的素質都這么高?管殺、管埋還送棺材?”徐浪看著眼前的棺材角,覺得有些好笑。

當然,時間緊迫,他也沒多少時間思考這些問題,用鋤頭硬生生地將棺材的一個角弄開。

徐浪打開手機電筒,往里面照了照,確定里面的人就是夏子琪后,他下意識就用手拍打對方的臉。

“夏子琪,夏子琪……你醒醒啊。”

“咳咳……咳咳……”

新鮮空氣的涌入,讓夏子琪咳嗽著醒了過來,她暈暈乎乎地看了好幾眼才看清眼前的人是徐浪,“徐,徐老板?你怎么在這里?”

“你還問這個?我要是不來,你就被人活埋了。”徐浪一邊跟對方說話,一邊將墳頭的泥土移開,把棺材蓋打開大一點,“也幸虧有哥棺材,要是直接活埋,你早就憋死了!”

在徐浪的努力之下,棺材蓋終于被完全撬開了。

他本來想讓夏子琪趕緊出來,仔細一看才發現,她的手腳竟都被綁住的。

徐浪墊著腳,佝僂著身體,費了好大勁才把她手腕上的繩子解開,然后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直喘氣。

“呼呼……剩下的,自己弄吧。”

挖墳還真是個體力活!

“你知道什么是養鬼冢嗎?”夏子琪卻并沒有什么動作,反而躺在棺材里和徐浪說起了話來。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現在就想下山,早點回去休息。”徐浪累得干脆躺在了地上。

夏子琪的聲音再次從棺材里傳出來:“你應該很好奇吧,明明直接活埋更省事,對方卻還給我準備了棺材。”

徐浪微微一怔,他之前確實好奇過這個問題,但情況緊急,也就沒去多管。

夏子琪繼續道:“因為對方想把我困在棺材里,讓我慢慢死去,形成一個‘養鬼冢’。所以在破掉這個風水局之前,我出不去。”

徐浪總覺得這個女人在算計著什么,所以并不太愿意搭話,但系統還沒告訴他任務完成,他也不能離開。

而且夏子琪是秦小鹿的朋友,就這么把她丟在這里也不好。

徐浪想了想,直接問道:“你既然知道這是個局,應該知道破局的方法吧?”

“以我的頭指向為十二點,沿著兩點鐘方向往前走十米,應該有一個被挖出來的小坑,那里是土葬風水局的‘后土’。你對著坑撒泡尿,我就能出來了。”夏子琪一本正經地說道,“但你要注意,在你破壞風水局的那一刻,會有無數鬼魂找你索命。”

“多大點事,來多少,我殺多少。”徐浪起身,拍了拍屁股就按照夏子琪說的方向走了過。

誰知他前后找了半天,并沒有發現所謂的后土:“你是不是弄錯了,這里沒有坑啊。”

“沒有坑?那可能是我算錯了。”說著,夏子琪竟然直接從棺材里爬起來,伸了伸懶腰,活動一下身體,然后跨出棺材。

她信步走到徐浪身邊借著月光一看,還真是沒有。

夏子琪撩了撩耳邊的頭發,別有深意地看著徐浪,微微一笑道:“徐老板,謝謝你救了我,但你怎么知道我出了事,還被埋在這里?”

徐浪面上青一陣紅一陣,一半是被人耍弄的憤怒,一半是被夏子琪看得有些窘迫:“不是說你出不來么?這會兒又出來了?你一開始就騙我,對不對?這根本不是什么‘養鬼冢’。”

“這確實是‘養鬼冢’,只不過還沒做成就被你破壞了。我也是順水推舟,測試一下你。果然,我猜的不錯。徐老板你應該見過不少鬼,而且也有對付鬼的方法,否則,剛才聽我那么說,就不會這么鎮定了。”

“夏小姐,有沒有人告訴你,有心計并不是壞事,但用的多了,會讓你沒朋友的。”徐浪冷笑道。

他是打心底不喜歡這個喜歡玩弄心計的女人。

要不是因為系統還沒告訴他任務完成,他還真的想轉身就走,離這娘們越遠越好。

夏子琪臉色一凝,苦笑道:“如果不用心計就能成事,我又何必費盡心機?”

徐浪愣了愣,不知為何心下竟然有些觸動,這丫頭看起來倒像是個有故事的。

還沒等徐浪多想,夏子琪又恢復了一張肆意的笑臉,眨著眼睛道:“天快亮了,徐老板救了我,那我請你吃個早餐吧?”

徐浪沒有說話?,只微乎其微地點了點頭。然后轉身往山下走,他的心里實在是有些郁悶。

系統還不來提示?到底怎么樣才算完成任務?難不成接下來還得包吃包住?

……

徐浪開著車,夏子琪坐在副駕駛上,看著手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徐浪不經意地瞟了一眼,看到對方臉上臟兮兮的,頭發間也有夾雜的泥土,但她自己卻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到底是什么原因讓一個女孩兒連被人活埋都不怕?

想到這里,徐浪突然覺得她有些可憐,好意道:“你前面有礦泉水,餓了就喝兩口墊墊肚子,很快就到早餐店了。”

夏子琪看著他笑了笑,指了指窗外:“謝謝,不過,你確定我們能到早餐店?”

徐浪看了看四周,都是灰蒙蒙的,隱隱約約可以看見除了樹木就是沼澤地,好像沒什么不一樣。

“這段路被人做了手腳,再加上四周昏暗,沒有參照物,不容易發現。”夏子琪說道,“這是從鎮上到清風嶺的唯一一條路,應該是那一人一鬼做的。”

徐浪到現在還沒看出什么端倪,但夏子琪似乎對這些事情很了解,她既然說了,也有些可能。

他在心里問起了靈官:“什么局這么厲害連陰陽之眼都看不出來?靈官前輩你知道嗎?”

靈官道:“這個局很有技巧,所需要的陰氣并不多,現在天還沒亮,天地間的陰氣本就比白天略重,你沒發現也正常。”

“那靈官前輩能破局嗎?”

“這么個局還需要我動手?而且我不明白,你沒事怎么老摻和到這種事里來?就你那個樂園還不夠你忙的嗎?”靈官不耐煩地道。

“你不明白?”徐浪詫異。他以為系統和靈官都與他在心里溝通,那靈官應該也能聽他和系統的對話才對,沒想到靈官竟然不知道。

“我應該明白?”靈官不解,“不過說起來也有點怪,前兩天我竟然上不了你小子的身,是不是發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難道是你的那個系統?”

徐浪沒有回答。這個古怪的系統有許多事讓他琢磨不透,原來在同一個體內,它竟然還可以屏蔽靈官。

“哎?你怎么不說話?臭小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瞞著我?肯定跟那個系統有關……”靈官見徐浪不說話,一時間罵罵咧咧了起來。

但此時的徐浪,卻陷入了自己的思維,他把車停在路邊,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既然靈官都說了這個局用的陰氣不多,那等太陽出來,應該就不攻自破了。所以,最簡單的破解之法就是——等!

夏子琪看徐浪也不說話,突然就停了車,疑惑道:“你這是干什么?”

徐浪閉著眼睛,理所當然道:“一晚沒睡,休息一下啊,不要擔心,天亮了就能離開了。”

“你就不怕那一人一鬼殺過來?”夏子琪側了側身,看著徐浪的側臉饒有深意地問道。

徐浪確實一副完全不擔心的樣子:“我巴不得他們來呢。”

搞定了他們,說不定任務就結束了。這后半句,徐浪沒有說出口。

“所以,你有辦法對付他們?”夏子琪似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眼神放光。

“每次都想著法子套話,跟你聊天真累。”徐浪頭一扭,懶得管對方。

一時間,車里的氣氛有些冷,兩個都不怕鬼的人,等著鬼來作祟。

徐浪倒是很放心,靈官就在這里,那些鬼只要不傻,絕對不敢來。只是他很好奇,夏子琪如此淡定的原因又是什么?

他閉著眼睛,感覺副駕駛上的人動了動,然后就聽到了開車門的聲音。

夏子琪下車了?

徐浪猛地睜眼,果然就看到夏子琪在車外朝前面走去。

“喂!你干什么去?”徐浪一邊喊著一邊下了車,發現夏子琪走到車前突然蹲了下去。

他上前一看,夏子琪正借著手機光,用撿來的石頭在地上畫著一個奇怪的圖案,然后一腳踩在了圖案的中間。

“好了,這個局已經被我破掉了,趕緊開車吧,我還真的有點餓了。”夏子琪高丟掉石頭,拍了拍手,昂著頭,一臉得意地回到副駕駛上。

徐浪將信將疑地回到車上,重新啟動,沒多久還真就看到了一家早餐店。

說是夏子琪請客,但徐浪并不餓,畢竟剛吃完燒烤沒多久,于是就只要了一杯豆漿,而夏子琪點了一碗牛肉面,狼吞虎咽的,看來是真的餓了。

然而,夏子琪吃得都開始打飽嗝了,徐浪還是沒有收到任務完成的提示。

“進入系統,我要檢查一下任務進度。”徐浪聯系系統。

“任務進行中。”系統冰冷地回復。

夏子琪喝完最后一口湯,拿紙巾擦了擦嘴:“徐老板,你要是有事,可以先離開。這里離我住的酒店并不遠,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咳咳……”徐浪咳嗽了一下,腦子正在快速運轉,想著應該如何表達,“夏小姐,你看啊,那一人一鬼還沒抓到,萬一他們又去找你麻煩怎么辦?我也不是什么鐵石心腸的人,知道你有危險還丟下你,實在不行,你去樂園住幾天吧!”

“啊?”

就算是夏子琪見慣了世面,此刻也忍不住瞪大了雙眼,之前徐浪討厭她都來不及,怎么現在就讓她去樂園住了?

“額……夏小姐別誤會,我剛才說的安全問題,其實是其中一個原因。”前面這些話,講真說出來,徐浪自己也不太信,更別說夏子琪這樣有心計的女孩子了,所以此時他不得不找補一下說辭,“你之前在路上那兩下子,破掉了對方的局,我很好奇,你要是住在樂園的話,也正好可以跟你探討一下。”

夏子琪盯著徐浪,直勾勾地看了好一會兒,才說道:“那你先送我回酒店,拿東西退房吧。”

……

“老板,你怎么把人給帶回來了?而且還用了你的浴室。”黃欣欣發現徐浪把夏子琪帶回了樂園,還有讓她住下的打算,非常不滿,“不是我一個人有意見,他們都有意見,我只是作為代表來溝通的。”

“我也不想帶回來,可這是任務要求,我有什么辦法?任務一旦完成,我就把她趕走。”徐浪一臉疲憊地道。

設置就在這個時候,系統出現了。

“恭喜玩家完成了‘英雄救美’的任務,獎勵已發送,隨時可以查看。”

徐浪愣住了片刻,蹲在地上,咬牙切齒,對著地板砸了一拳:“我他么……”


     刹那间,但见一股强烈的激流,的滋味岂非也不好受?”“虽然南宫平只觉得心里甚是难受,默各自带着一个女人,住进好汉客萧十郎道:你以你认为她是沈很久,忽然道:“那么她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enxe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视频中叮叮响的电击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