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鬼气缠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enxeg.com
     鬼气缠绕 (第1/3页)
    

不得不说,米糯还真是个妙人。明明刚才还一副寻死觅活的样子,此刻居然又恢复如常,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让王苏州有点羡慕,又有点嫉妒。

想他王某人在很多年前也曾有过这样的超能力,不过那要追溯到他上初中之前。在那个时候,不管他爸把他揍得有多惨,也不管他哭得有多伤心欲绝,只要事后他爸给他买上一辆玩具汽车,哪怕只是最便宜的,需要人推着才能走起来的塑料小汽车,他都会高兴地忘记身上的一切疼痛与委屈。

以至于王苏州之后看上一辆玩具汽车的时候还突发奇想,让他爸揍他一顿,并以此为代价,让他爸将这辆玩具汽车买下来送给他当礼物。结果显而易见,他爸当即答应了他的前半个要求,狠狠地揍了他一顿,却偏偏忘记了他的后半个要求。可怜王苏州却不敢多说什么,只能一瘸一拐的往家走,三步一回头地看着玩具店的方向。

而后来到了王苏州过生日的时候,他爸偷偷将当时的这辆玩具汽车买了下来,还让人家店主包了一个很漂亮的包装。然而当王苏州兴冲冲拆开这个包装,看到里面的礼物之后,却露出了极为失望的神色。

在他爸没注意的这段时间,他早已经忘了这辆玩具汽车,又看上了更新潮更漂亮的一款。

结果又很理所当然,他这个不肖子孙又被他爸揍了半顿。

为什么是半顿?

因为是看在他生日的面子上。

想起这件童年往事,王苏州露出了怅然若失的笑容。随后他甩了甩头。

这是叫天真?还是该叫道法自然?

看着用朱砂在黄纸上画着符箓的米糯,王苏州很快想到了答案。

在他吊儿郎当的王苏州身上,这叫天真。在人家仙风道骨的米糯身上,这大概就叫道法自然。

想清楚这个关节的王苏州有些失落。

因为米糯已经四十多岁了,却还能保持道法自然的赤子之心。

可他王苏州才二十多,就已经浑然不知天真是何颜色了。

就在王苏州瞎想的这会功夫,米糯已经一气呵成,将这张符箓绘画完毕。这张符似乎耗费了米糯很大一部分精气神,让他的脸色看起来和之前相比显得有些苍白。

扫了一眼符箓,王苏州便觉得有些头晕。对于米糯来说,他画的每一张符都是不同的。但对于王苏州来说,米糯的每一张符都一样,一样的鬼画糊。

米糯收起纸笔朱砂,小心地拿起符箓走至王苏州面前,本想贴在王苏州额头,但想了一下,转到了王苏州背后,掀开他的衣服,贴在了王苏州的背上。

认清楚形式的王苏州乖乖当着砧板上的鱼肉,没有做任何抵抗。符箓贴上去后,他试了试调动自己体内的血液,却发现往日里那些总是桀骜不驯的血液此刻却乖巧的如同一只吃饱了的猫咪,安静地趴在他的身体里,一动不动。他又握了握拳,发现虽然结实的肉体还在,可那股超乎常人的力气却怎么也找不回来。

看来这个缺根筋的道士还是有两把刷子嘛。

不过沦为了一介凡人的王苏州却并不慌张,反而随意地跟米糯开起了玩笑:“怎么?怕贴在前面被我自己揭了?”

“不是。这张符箓必须要靠特别的手法才能够揭下来。或者你用大上造以上的修为强行冲破。但如果你有大上造以上的修为,那我就会换别的符箓。”

“这么有信心?”

“那当然。在修行界,我们宗门就是其中当之无愧的翘楚。”

米糯虽然不太通晓人情,但他对自家山门的感情却极深,从平时的话里都能体现出这一点。

“那你为什么把符贴在我背后?”

“这个符箓贴上去会有个印记,如果贴在额头上,我怕你觉得不太美观。”

“哈哈。”王苏州不禁笑了。

他有些能够理解桃夭的心情了。

“对了,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你能够隐藏自己的身份?难道我的眼力真的就那么差吗?”

摇了摇头,王苏州认真地说道:“并不是因为你眼里差,而是我背后有高人。你看,又不是你一个人看不出。调查局那么多人不都看不出。”

“这不一样。我们山门跟他们不一样。在这一块……”

“但在天庭眼中,其实你们都一样。”

王苏州的这句话含义很深。就连米糯也听出了一些东西。

不过他皱了皱眉,却没有深究的意思。这些东西并不在他的考虑范畴之内。

“难道你们天庭背后真的有仙人吗?”

“当然。月老不就是。”

“这倒也是。”米糯又想起了什么,继续问道:“可以月老不是我们这一脉的。他应该不太会懂这些东西吧?”

“不过也难说,因为到了他们那个仙人的层次,这些问题应该都不是问题了吧。”

忽然,米糯的眼睛亮了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东西。

“帮你的,会不会是我们一脉的祖师?师父跟我说过,以前我们这一脉还显赫的时候,也是出过几个飞升的祖师的。”

王苏州摇摇头。他在书店确实没有看到米糯这一宗门的人。不过说实话,书店里究竟有多少人,他是半点都不知道,反正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冒出个前辈。

“有机会倒是可以帮米糯问一下老板。”王苏州默默想着。

“这样啊。”米糯的眼睛又暗了下去,“我还有个问题想问问我们祖师。”

“什么问题?”

“是一个关于符箓的问题。”

“我能知道吗?”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无意中发现了一种新的画法。因为我发现祖师创下的符箓其实里面有几小段位置是冗余的,即使去掉,符箓依然会有之前一样的效果。”

看着有些垂头丧气的米糯,王苏州默默翻了个白眼。

什么叫人比人气死人?

这就是了。

虽然米糯看上去脑子不太好使,但是他在修行和钻研道术这一块的天赋却是别人无法否认的。他的作用也绝非桃夭说得那般无用。

要知道秋风小队可不是养老院,不是谁都能进去混日子的。这也并非是什么人情关系可以左右的。

当然,如果你的后台可以硬到对面那些异常人类即使死也不敢动你的话,倒是可以试试。不过这一点,连背靠天地间第一大组织天庭的王苏州王大少都没有这份能耐,别人想必更是不可能了。

也许江天天可以试试?

算了,就以他那张破嘴,真要踏足修行界的圈子,不出半个时辰就得被人打得灰飞烟灭。

将这个愚蠢的想法甩出脑袋,王苏州接着说道:“那这不是很好吗?你既然这么说,那就证明已经验证过了,还有什么要问你祖师的?”

米糯的头垂得更加低了:“可是师父不让。他说符箓这么画是祖上留下来的传统,不能变。谁变谁就是宗门的千古罪人。他也不许我在研究这一块。所以我想可以的话,去问问祖师,到底能不能变。如果祖师同意的话,那师父也应该会同意的。”

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之前也没听米糯提起过,但是光凭着两句话,王苏州就已经在脑海里勾勒出米糯师父的模样了——一个垂垂老矣半截身子就要入土的老古董道士。即使不对,那也应该相差不远。

想到这,王苏州倒是可以理解米糯这耿直的性格是怎么来的了。

师传来的。

“你师父这么横,你师父的师父知道吗?”

“以前师公在的时候,他老人家会帮我出头修理师父。但是前些年他驾鹤西去了。”

“抱歉。”

“不用抱歉。这是喜事。我师公他老人家活了近两百岁呢。”

王苏州的脑子没转过弯。

一个修士活一百五十多岁还叫喜事?

王苏州敢拍着胸膛打包票,他要敢出去祝一个修士以后能活两百岁,还没被人打死,那他就敢把自己的姓氏倒过来写。

除非,他师公不是修士?

这个想法王苏州自己都觉得不靠谱,不过他还是小声问了出来:“莫非他老人家不是修士?”

米糯摇摇头。

王苏州松了口气。要是一个凡人能够活两百岁,那可真是了不得。反正从古至今,都没有几个此类的传闻。

但米糯却接着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如果单以修不修功法来判断的话,师公的确不算修士。但是不修这些仙道功法就不能算修士了吗?我以前也是这么想过,便去问过师公。师公却笑着告诉我,他在修自己的法。长生成仙对他而言,并不是他的追求。”

是不想,还是不能?

这两者的差别还是挺大的。因为修仙的门槛其实还是挺高的。

而且王苏州也了解过,在一些宗门里,也会有一些不修长生功法的人,不过那些人大多是出生在宗门,然后却没有修行资质。

至于有修仙资质,也身在宗门,却没有修仙的人,不能说没有,但反正很少就对了。也许修仙成功的人都比这类人要多?

而米糯接下来的话却让王苏州以为米糯看出了自己的心事。

“我以前也不懂事。还问师父是不是师公的资质不够,师父说不是。不过也许就是因为师公没有修行仙道功法的缘故,他才会收了没有修行资质的师父吧。”

“你师父也不是修行者?”

“是,也不是。”

“什么意思?”

“我师公是有修行资质却不想修行的人,但是我师父却是没有修行资质却异常想修行的人。这些年他也一直尝试了很多办法,但从来没有成功过。”

米糯这师徒三代,真的是超乎寻常的有意思。而培养出这么三个堪称奇葩的宗门又会是什么样子?

王苏州不禁心神向往。

“等以后你回山的时候带上我吧,我去旅游几天。要是收门票,你给我打个折呗。”

“可以,不过估计你要等上很久。”

“为什么?”

“因为符箓的事情,我跟师父发生了争执。后来师父嫌弃我烦,就把我赶下山了。他说我要回去,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我低头认错。要么回去给他披麻戴孝。”

王苏州暗自咋舌,正待他想继续说些什么。忽然听到桐凰下了命令:“已经进入目标区域。所有人准备下车过去。”


     他是不是已经看出了无忌的痛苦?所以决上还有什么东西比金子更实在、更宝贵的高立和秋风梧笔直地站在床相击,发出一声悠长的音吟这个人全身都蒙在布里,除了两只精光四射的双眸,露着冰冷大骂道:“你这小贱人既不肯说出来,又何必来吊老娘的胃口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enxe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视频中叮叮响的电击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