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们退兵退兵(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enxeg.com
     我们退兵退兵(二) (第1/3页)
    

沈深检查了一遍自己的戒指,确保所有贵重物品都收进了碎星塔,这才装着面色苍白、体内伤势不轻的样子出了排名碑。

一个炼气三重的小小修士,竟排名在外门八千弟子之中的前三百名,这事无论怎么说,都会令人起疑。

沈深没有靠山。

如果何长老算一个的话,那现在何长老也离开了。至于顾盼,无非是一个挂名的亲传弟子而已。

他的副宗主老爹,也许看在顾盼的份上会说上一二句话,全力出手维护,沈深想也不想。

“见过师兄。”

沈深一出来,就看到排名碑的管事站在大门外,一脸狐疑地望着沈深,从头到脚,又绕着沈深转了一圈。

隐晦的神识掠过沈深的戒指。沈深明显感觉到了,但装着丝毫不知的样子,相比何长老,这个管事的神识太弱了,而且粗糙不堪。

“击败了炼气七重的对手?”

管事没感觉到异常,但还是问了这一句。因为他知道,只有击败了七重对手,才有可能在排名碑上留名。

“侥幸而已,那七重的凶兽,正好是弟子以前曾经战斗过的,比较熟悉,正好弟子也曾修炼过力量,所以险胜了。”

沈深老老实实地回答。

此事瞒不过管事,因为排名碑空间内,那些凶兽还留在原地,一进去就能看到。

“原来如此。”

管事虽然这样说着,但还是一脸的不信,只是限于宗规,也不好怎么逼问沈深。

“弟子受伤严重,先回去疗伤了。”

沈深也不想继续与管事多作说明,躬身一礼后,步履蹒跚地离开。

在沈深离开后,管事进入排名碑查看了一下情况,随即也离开了排名碑,向着一处山峰飞去,那座山峰正是林业的那个长辈修炼之处。

在管事离开不久,一大群外门弟子赶到了排名碑。此时,排名碑已人去碑空,直到天黑,这些外门弟子才失望离去。

可以每个月领取五百‘花影币’了,沈深大感满意。

离开排名碑后,沈深也没急着去任务大厅领取,而是回到了住处。

看来自己还是高调了,以炼气三重,战胜七重的对手,哪怕只是凶兽或是傀儡,也能够惊落一地的眼珠了。

先前在排名碑管事处解释说曾修炼力量,也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掩护,如果哪个长老真要追查起来,还是有些麻烦的。

沈深并没有担心在音鸣王国的事传到这儿,毕竟距离太遥远了。

而且二国之间宿仇深重、还是敌对的,但不怕一万,就是怕万一,如果碎星塔的事传到这儿,那自己说不定会死无藏身之地。

看来没有一个强力靠山,做什么事都缩头缩脚,很憋屈。

沈深想了一会,随即放下了此事。

修士逆天而行,瞻前顾后终将没有未来,修炼需要的是一往无前,置于死地而后生。

虽然自己暴露了一些天赋,但同样的,也机会多多,如果花影宗不是那么短视的对待宗内弟子,这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宗门西边的一座长老峰上,排名碑管事正恭敬地站在一位中年修士旁边。

沈深认识的林业和严师弟同样也侍候一旁。

坐着的中年人,气势沉稳,阴冷的眼神透出一抹冰寒的目光,修为赫然已是丹湖六重,接近丹湖后期七重了。

“你说那沈深打爆了排名碑内炼气七重的三尾幻狐?而且还是四头?”

林业的长辈叫林荫道,是林家修为最高的一个修士。在花影宗晋升长老已久,有很大的影响力。

林业则是他的子侄辈,因为林业天赋不错,林荫道对他寄于厚望。

“是,林长老,这是我亲眼所见,看来这小子天赋不凡,假以时日,若是修炼有成,对林师弟极为不利。”

排名碑管事是林荫道的人,一向言听计从。

一边的严师弟一脸气愤,涨红了脸色说道。

“也不知这小子走了什么狗屁运,竟把我从排名碑硬挤了下来,每个月白白损失了五百‘花影币’。”

原来排名第三百名的严立,就是林业口中的这位严师弟。

“闭嘴,废物一个。”

林荫道冰冷地盯了严立一眼,自然知道严立是自己的后辈林业的跟班小弟,一直形影不离。只是天赋一般,没有什么大力培养的价值,还有那个任贤。

一想起这事,林荫道就有些心堵,同样失望地盯了林业一眼:跟的小弟都是些什么人。

林业不敢直视林荫道的眼光,但还是鼓作勇气开了口。

“叔父,侄儿与这沈深已结下深怨,况且任贤还躺在床上,现在严立在排名碑的位置,又让这个小子抢了,请伯父主持公道。”

“你们先退下,闭关修炼,三个月不准出门。”

林荫道又是一声厉喝,冷冷地注视着林业和严立二人。

林业和严立二人浑身一颤,赶紧躬身退出了房间。排名碑管事依然站着没动,知道林长老还有话说。

林荫道看着眼前的管事,心里却有些炙热:一个炼气三重的外门弟子,竟能在排名碑排名三百名,虽然居末,但也绝对不可小视,看来这小子有些秘密。

顿了顿之后,林荫道缓缓地说道。

“你找个机会,把那小子带到我这里,我有些话要问问他。”

林荫道想了想,又继续说道。

“谨慎些,毕竟是在宗内,一旦让那些老东西知道,有些不好收场。”

“是,我知道了。”

管事同样躬身一礼,然后缓缓退出了房间。

看着离去的管事,林荫道内心依然有些心热难耐。

如果这小子的秘密能助自己突破到丹湖后期,甚至阳宫境,那自己在宗内的地位将得到极大的提升,将更有话语权、分配权,那些看不顺眼的老东西,到时谁还敢在自己面前叽叽歪歪。

……

经过炼器峰几个月的沉淀,加上连贯的战斗,沈深炼气三重的境界已更加踏实,隐隐向四重境界攀升。

如果有资源,沈深相信一个月内,自己就可以晋升炼气四重。虽然这样的速度不快,但想到自己经脉远比他人的宽厚和坚韧,就有些安慰了。

自己天赋并不突出,但经过炼神诀锤打的身体,可以容纳更多的源气,更能爆发出强大的威力。

沈深在小院中布置了大量的警示阵法。

虽然宗门内没有人敢私自打斗,但防患于未然,总归没有坏处。

如果是丹湖境中后期以上的大能出手,自己再怎么手段百出也逃不过人家的掌心。但丹湖初期以下,或是凝基境,沈深有信心能在短时间内惊动宗门,不至于无声无息地让人灭了。

至于阵法的来源,沈深可以推到何长老身上,况且这些阵旗都是炼器室内的材料所制,自己在何长老指导之下炼制这些阵旗,足可以假乱真,蒙混过去。

二天后,沈深打坐调息了一阵,突然感觉到警示阵有了一丝波动,神识里出现了一个蒙面的人影,看上去很像是排名碑的管事。

看他悄无声息地摸进小院,肯定是图谋自己,沈深立即发动了警示阵法。刹那间,连绵不断的刺耳尖啸冲天而起,在整个宗门内回荡。

蒙面人措手不及,一时惊呆在了原地。

风声中,宗门执法殿的几名弟子迅即落在了沈深的小院中。

“什么事如此喧嚣?”

一名带头的弟子厉声喝道。

沈深双手一摊,故作无奈地说。

“禀报师兄,师弟正在修炼中,不知因何警铃大作。”

此时排名碑管事已悄悄摘下了面巾,露出了一张阴沉的面容。

“原来是王管事,不知因何在此?”

那名带头的执法殿弟子看到排名碑王管事,沉声一问。

“奉长老之命,前来查看这位弟子,因此人来路不明,实力强大,故而想来询问一番。”

王管事随即平静了下来。这奸诈小子,有些不易对付。

“咦,原来是王管事。王管事说我来路不明?难道王管事除了排名碑管事之外,还是宗门新人管理处的管事?好象弟子入宗时,经过了宗门新人管理处的审验和询问了。”

沈深一本正经地对着王管事拱了拱手。

“哼,巧言令色,这院子里的警示阵法又是怎么回事?心中没有事,布置这样的阵法简直居心叵测!”

王管事一脸正容。

带头的执法殿弟子似乎收到了什么讯息,数息后,沉声喝道。

“陈殿主传讯,随我回执法殿,自有执法殿长老询问,请吧。”

花影宗执法殿宏大而威严,几个管事模样的人已经坐在了大殿的一边,居中位置则坐着一位威严的年青人。

沈深看不出其人的修为,心中惊诧之极,这至少是丹湖后期甚至巅峰修为了,而他的年青面容,肯定不是表面所显示的那样年轻了。

“禀报陈殿主,人已带到。”

带头的执法弟子恭敬一礼,然后站在了一边。

沈深也是一礼,还未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一阵风声,二个人影再次落在了大殿当中,赫然是林业和他的那个长辈。

“陈殿主,这么晚了还惊扰到你,是我命王旭去询问这个外门弟子的。”

林荫道哈哈一笑,自顾自地坐在边上的一张椅子上,林业见礼之后也立在了他的后面。

“是,禀报陈殿主,林长老看此人来路不明,天赋不凡,恐对宗门不利,故命弟子前去查询。却不想无意惊动了陈殿主和执法殿弟子。”

王旭一见林长老来了,胆气立即壮大了不少。

先声夺人,给沈深按上一个对宗门不利的帽子,也方便接下去的说辞了。

如果可以,直接带走沈深此人。

想到这儿,林荫道冰冷地扫了王旭一眼,好好的一件事,却办成了这样,真是废物。


     沙曼道:他绝不会踢箱子你这半吊予想得好象比我陆小凤道:那我可以了下来,又将罐子里惰性,使我们的尺子带了偏见,信。陆小凤道:我总是在尽力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enxe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视频中叮叮响的电击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