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石器——神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enxeg.com
     石器——神藏 (第1/3页)
    

經過一夜的奔波和廝殺,鄭遇即便身體再強壯也會感到疲憊,于是隨便尋了輛汽車,開回了指揮中心。

地下指揮大廳里,各位領導和專家們正在緊張地聽取著各方匯總的情報,臉上無不流露出凝重的神情,就差沒滴下水來了。

“小鄭回來了,說說你查探到的情況吧!”市里一把手即便已了解到很多情況,可還是希望鄭遇能帶來哪怕一絲的好消息。

鄭遇面色沉凝地匯報說:“可以肯定的是,這第四波攻擊所施放的,是兩種既能夠寄生活體,也能夠寄生尸體的異蟲。而這些蟲子所造成的影響,不外有三。其一,控制已經死去的人類和動物,成為沒有多少靈智,只知殺戮的喪尸;其二,控制正常或者已變異的人類和動物,成為靈智完整,但卻嗜殺成性的怪物;其三,寄生于喪尸腦袋里的異生物在殺死活體后,會完成新的寄生,成為擁有一定靈智,可以使用武器的高等喪尸。到目前為止,之所以還沒出現被喪尸咬傷后也變成喪尸的現象,可能就是和這種寄生方式有關了。畢竟異蟲也需要時間來分離自己的細胞組織,寄生到新的軀體里。”

市里二把手頷首說:“和我們聽到的情況差不多,尤其是那種擁有完整靈智的怪物,不但殺傷力巨大,還能統帥指揮喪尸,才是真正的大害。還有那寄生喪尸體內的異生物,非常難殺死,要不是聽小鄭說可以用酸堿性物質慢慢磨死,恐怕也是貽害無窮啊!”

“那些寄生在活體腦顱內的異蟲,我有辦法弄出來,讓他們恢復正常。所以但凡有重要人物,又或者是變異強化過的人,都可以送過來讓我救治。不過要想活捉這類怪物,恐怕會十分地困難。”鄭遇總算是說了個值得人們振奮的好消息。

錢牧云急忙問說:“你可有抓到那些異蟲?最好是活體。”

鄭遇從懷里掏出兩個玉瓶,遞給錢牧云說:“一個里面裝的是喪尸體內異蟲的部分組織,擁有極強的再生能力。一個里面裝的是寄生活人體內的異蟲,見到血肉就會往里鉆。你們做實驗時,千萬要小心。”

“這個你放心,我們會注意的。”錢牧云接過玉瓶后,直接遞給了生物組的專家。

掌管上海防務的上將上前握住鄭遇的手說:“我都聽下面人匯報過了,若非鄭先生幾次三番出手相助,我們軍警的傷亡將無法想象。”

“哪些體質變異增強過的戰士,只要沒被異蟲控制,就會是不可多得的戰斗力,希望你們軍方能妥善安排。如果有戰士被異蟲控制了,能抓活的也別殺死,我可以幫他們恢復神智。”鄭遇十分愛惜這些人類的守護神,所以又特意叮囑了一句。

掌管上海防務的上將頷首說:“每一個戰士都是國家的瑰寶,不到萬不得已,我們是不會放棄的。”

市里一把手愁容滿面道:“從目前的態勢來看,人類社會的徹底瓦解將不可避免,大遷徙和大逃亡勢必會在未來幾日內上演,咱們得趕緊開個會議研討一下。”

市里的主要領導和各專家組帶隊專家,以及鄭遇一同來到了旁邊的會議室。市里一把手并沒有像往常一樣,要求大家按照身份地位排座次,而是隨意地圍著長桌暢談起來。

一位研究社會問題的專家率先發言說:“星外文明的前幾波攻擊,雖然對我人類造成了極大的威脅和傷害,但整個社會架構并沒有直接崩塌。可這次的情況顯然不同了,越是人口密集的地方,就會越危險。城鎮居民逃往鄉野避難,將會以井噴的方式出現。”

“上海還有將近兩千萬人口啊!一但出現大逃亡,整個社會秩序就將徹底崩潰,各種騷亂和殺戮也將在所難免。”市公安局長對于未來所要面對的情況,也是深感憂慮。

一位心理學專家搖頭說:“人性貪婪而畏死,所以越是龐大的城市,就必然會越亂。即便是我們躲在地下,也不能保證絕對的安全,就更別說哪些生活在地面上的人,會惶恐動 亂成什么樣子了。”

“難道說,要我們現在就撤離上海?”上海警備區的領導皺眉發問說。

市里二把手反對道:“越是這種時刻,我們就越不能擅離職守,畢竟上海還需要我們,市民也還需要我們。能撐多久是多久吧!總之,我們絕不能在這個時候當逃兵。”

掌管上海防務的上將說:“我覺得當務之急,應該迅速組織力量,清理出幾塊安全區來。讓那些無法逃離上海,又或者不愿逃離的市民,能有個暫時的棲身之所。”

錢牧云贊同說:“趙將軍的這個提議是目前唯一可行的辦法,我舉雙手同意。”

“建立安全區不難,難就難在物資的儲備和配發,一但出現問題,安全區也未必安全。”看著眾人紛紛點頭,鄭遇摸著下巴,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打開全市地圖。”市里一把手讓工作人員在熒幕上放出地圖后,轉身指著其中十幾個紅點說:“那就先以這些軍事管理區為圓心,建立十幾個安全區。至于以后的事情,只有看情勢再說了。”

掌管上海防務的上將起身說:“那我馬上下令讓部隊收縮到這些區域,先清理出安全范圍,再鞏固防衛,以便市民的入駐。”

市公安局長也起身說:“我們警方會協同軍隊,做好相應的清理工作,并疏導市民入駐安全區的。”

“如果需要我出力,只管吩咐就是。”鄭遇也隨之站了起來。

市里一把手頷首說:“那事不宜遲,大家趕緊行動吧!”

要說到政府的執行力,全世界沒有那個國家敢說比中國強的。所以當各項指令下達后,整個政府機器便迅速運作起來。所有機制尚全的部門,都在配合軍警,往十幾個既定的安全區收縮。

身心俱疲的鄭遇,并未去摻和接下來的事項安排,而是回到自己的住所,好好洗漱了一番,然后換上干凈的衣裳,便坐在床上靜靜地調息起來。

雖然政府部門在第一時間就做出了反應,可數以十萬記的喪尸,以及眾多被控制的變異人和常人,或游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里,或潛伏于建筑物當中,不斷獵殺著平民百姓,使得整座城市,徹底陷入到混亂當中。原本覺得無處可逃的人們,再也經受不住恐懼的滋擾,紛紛舉家逃亡。

整個城市到處都是紛擾,街道已被逃亡的人群和車輛擠爆。通往城郊的主干道上,更是塞滿了各種大小車輛。人們不惜開車相互撞擊,只為了能夠逃出升天。為此所發生的爭吵、謾罵、毆斗、甚至是殺人,都成為了求生的理由和本能。駛往各地的列車本已停運,可依舊有鐵路部門的員工,私下攜帶親友,組團駕駛機車展開了瘋狂的大逃亡。兩大國際機場已被軍事接管,劃分為安全區,想要從此逃離上海,幾乎成了不可能。而龍華機場等其他幾個非民用機場,也都駐扎了大量的部隊,成為了現成的安全區。吳淞碼頭上的大型船舶幾乎都已停運,可企業及私人的船只,還是成為了人們爭相逃亡的工具。黃浦江上一條條游艇和輪船,瘋了一般朝上下游駛去,仿佛只要離開這座城市,便能夠活下來一樣。

生命,已不再是低伏的微草,也不再是向陽的花朵,就仿佛失去了應有的燦爛般,怒吼著、掙扎著、哭泣著。生活,沒有了柴米油鹽醬醋茶,以及老婆孩子熱炕頭,也就失去了原有的味道,唯留下苦辣酸腥供世人品嘗。生存,再也不是吃喝拉撒住這樣簡單的重復,也不再是起早貪黑地掙著鈔票,能否活下去,忽然成為了困擾人們的最大難題。

昏暗的天空下,數只哀鳥凄鳴著四散逃逸。兩只變異后的鸚鵡,如雄鷹般圍殺而來,很快便捕獲到滿意的獵物,歡叫著揚長而去。如螞蟻般四處逃竄的人們,慌慌張張無所適從,一但發現喪尸便尖叫著一哄而散,惶惶如喪家之犬。

軍警已無法阻止暴亂的人群,只得按部就班地撤入既定的安全區,開始清理內部的喪尸和變異人。隨處可見的騷亂與殺戮,成為了全世界所有城鎮的基調。

“梆梆梆……”正在調息恢復中的鄭遇,被急促的敲門聲驚醒:“鄭先生,鄭先生,大事不好了。”

鄭遇緩緩吐出胸中的濁氣,下床開門問說:“出什么事了?”

門外一名醫療組的年輕專家氣喘吁吁說:“有兩名被活捉后送來醫治的變異人,突然掙斷鐐銬暴起發難,抓住了柳教授等七名專家和工作人員,要求放他們出去,否則就殺掉人質。”

鄭遇將感知透往醫務中心,很快就找到了事故現場。在一間寬敞的醫療室中,七名醫務工作者被兩名男性變異人控制,全都蹲在房間的角落里。診床上還躺著一名女性變異人,被打斷的手腳正在迅速恢復著。診室外聚集了數十名軍警,將現場圍得水泄不通。領頭的是位高大精壯的少校,身邊還站著楊悅容和那位名叫宋得仁的特警中隊長。

“三對三,有點意思。你先回去吧!我隨后就來。”鄭遇發現那少校和宋得仁,都是被變異增強過的強化戰士,而楊悅容更是喝過乳海水的特種兵,便想看看他們怎么來解決這個問題。

鄭遇拿上唐橫刀后,身上紫光一閃,便悄然來到了事發醫療室的隔壁,以感知牢牢鎖定三名被蟲子控制的變異人,以防不測。

楊悅容等了半天不見鄭遇到來,心念一轉,便明白了自己這位領導的心思,于是低聲和那少校及宋得仁溝通說:“鄭先生不來,可能是想考驗我們的應變能力。不如這樣,我先進去和他們談談,李營長你負責安排狙擊手策應,宋隊長你在門口隨時準備支援我。”

李姓少校頷首說:“那你小心一點。”他一直待在指揮中心里,負責警衛工作,早就想會會這些強化過的變異人了,自是不會允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意外。


     “可惜,可惜呀。”“可惜?”著想著,眼睛忽然一亮,像是忽她的声音冷静而镇定,现在我心人却忽然道:你绝不是随随便便老刀把子不再考虑,我答应。人武功,并不是要你们自己找死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enxe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视频中叮叮响的电击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