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个简单的问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enxeg.com
     一个简单的问题 (第1/3页)
    

“再说了,你又不会做饭?如果我不做,难道今天晚上咱们都要饿肚子吗?”韩度两手一摊。

韩景云的肚子适时传来回应,让她大囧的同时,也松开了拉着韩度的手,不再坚持。

只是韩景云还是疑惑,她以前的大哥可从来都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那里会进过厨房,他会做饭吗?

“那大兄,你会做饭?”韩景云迟疑着开口。

韩度听到韩景云话里有话,心里顿时一阵咯噔。如果是以前的韩度,那自然是不会的。

事到临头,韩度灵机一动,微笑道:“书中自有黄金屋,虽然大哥我以前没有做过,但是我看过做饭的杂书啊,你就放心吧。”

“书里还有教做饭的?”韩景云听到韩度的解释,一阵嘟囔,不过她也没有往深处想。

韩度见妹子不再深究这个问题,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

韩度走到灶台面前坐下,见里面满满当当的塞的是木材,忍不住心里叹口气,“这样能把火升起来,才是见鬼了。”

伸手便要将木材给拿出来,不料一摸有些湿润的感觉,仔细一看,“好嘛,难怪有那么重的浓烟,这木材根本就不是干的。”

这些木材恐怕是韩家下狱前准备在家里的,江南烟雨潮湿,这么长时间下来,早就受潮了。

不过没关系,受潮的木材也是可以用来烧的,只是不能像妹子那么一股脑的全加进去。

韩度挑拣出一些细小的相对干燥一点的枯枝,先把火点起来,然后在慢慢的加入大根的木材,很快火便顺利升起来。

先把生米煮成熟饭,再来做菜。

韩景云准备的菜不错、很丰富,有萝卜、韭菜和豆腐。和现代的鸡鸭鱼肉相比自然是简陋,但这便是明朝中等之家的菜肴了。

至于吃肉,不年不节的吃什么肉?不是官宦之家吃什么肉?

韩家以前倒是官宦之家,但是架不住韩德孤僻啊,没捞到什么油水,所以韩家日子一直过的和中等之家差不多。顶多仆人多点而已,但是这是官老爷的体面,万万不能少的。

不是有则笑话是这样说的吗?某个人请朋友吃饭,结果朋友坐上桌子,别的菜都不吃,就按着豆腐猛怼。主人问他,“你怎么只吃豆腐?”客人回答,“豆腐吾命也。”

豆腐就是我的命!

看看,这是不是和你现在去赴宴,照着桌子上的大菜猛吃很像?

豆腐在古代就是大菜。

韩度将萝卜洗净、削皮,切成片,一气呵成。每片厚薄均匀,整整齐齐的摆放在菜板上,让人赏心悦目。

韩景云看着韩度操作如此麻利,瞪大了眼睛好似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一幕。她自己局促不安,但又想要帮帮韩度,便伸手将油倒进了锅里。

“你干什么?”韩度看着锅里的油,惊讶的问。

“帮你倒油啊,炒萝卜......”妹子忽闪着眼睛。

韩度无语,“谁说我要炒了?”

“可是,萝卜不都是炒来吃的吗?”大妹子萌萌的。

萝卜炒来吃?那味道,还是别提了。

看着锅里开始冒烟的油,韩度来不及和妹子解释,“快,家里有鸡蛋没?给我拿几个。”

“有的,大兄你要多少?”

“四个。”

韩度飞快萝卜装到盘子里,把韭菜清理干净,几刀切成段。把鸡蛋打到碗里,加上一点盐,迅速搅拌调和。

韩景云看见韩度把韭菜切段,诧异的问,“大兄,韭菜不是煮来吃的吗?你这是......”

“韭菜拿来煮着吃?这又是什么黑暗料理,神经病才把韭菜拿来煮着吃。”韩度心里忍不住吐槽。

直接无视了大妹子的话,随手把调好的鸡蛋倒进锅里。

呲溜!

韩度手里锅铲上下翻飞,火候一到再把韭菜倒进去继续翻炒。

韩景云站在一旁,闻着韭菜混合着鸡蛋散发出来的诱人香味,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吸溜!韩景云暗暗咽了咽口水,脸上布起绯红。

韭菜炒鸡蛋、清水萝卜、葱烧豆腐!

菜式简单到几点,都是寻常的家常菜,但是韭菜炒鸡蛋的诱人香气,葱烧豆腐的赏心悦目,清水萝卜的晶莹剔透,每一样都有着一股别致的诱惑,让人见之胃口大开。

娘亲见了,也忍不住眉开眼笑,对着韩景云夸赞,“想不到我女人如此有厨艺天赋,第一次做饭食就做的这么好,娘还以为你会烧出一堆黑炭出来呢。这是什么?韭菜和鸡蛋,还能这么做菜吗?你怎么想到的?我先尝尝味道......”

忍不住食指大动,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块韭菜放进口中。

“唔......真香,太好吃了......”

母亲越是夸赞,韩景云越是无地自容。

她脸上的烟灰虽然洗去了,但是仍然是抬不起头来,不好意思的低声道:“娘,这些不是我做的,是大兄做的。”

“你大兄做的?”娘亲诧异的问,然后问韩度,“这些都是你做的?”

韩度点点头,“娘,景云,都吃饭吧。等有时间,让景云再去买些肉回来,我再做些真正好吃的菜肴给娘亲尝尝。”

娘亲本来还想要问问韩度,他怎么就会做饭了的。可是她看见韩景云已经端起饭碗,筷子都伸到韭菜炒鸡蛋的盘子里,顿时柳眉一竖,默不作声的赶紧加入到抢菜的大军当中。

香,太香了!

好吃,真是好吃。

吃饭最重要,至于这饭食究竟是女儿做的,还是儿子做的,在她看来都一样。反正两人都是她的孩子,嗯,亲生的。

品尝美食之余,韩度的娘亲又忍不住开始想象,这么好吃的饭食在自己儿子口中说出来,好像很一般一样。那他口中说的真正好吃的饭食又会是什么样子?心里忽然有了些小小的期待。

就在韩度一家人共进晚餐的时候,东宫仍然是一片灯火通明。

朱标端坐在御案后面,仍然在处理着朝廷政务。

眼看堆在御案上的奏疏一本本减少,只剩下寥寥几本了。

朱标埋头问道:“今天还有奏疏吗?”

旁边一位官吏将手里拿着的奏疏用力捏了几下,低着头双手恭敬的将奏疏举到朱标面前。

“回太子殿下,还有一本宝钞提举司的奏疏。新任提举韩大人,一口气要求朝廷平调司局库属官六人,其中包括原提举李普,这与朝廷规矩不符,请殿下驳回并训斥......”

官吏只赶紧手上忽然一空,抬起头再看的时候,奏疏便再次回到了他的手里。

上面一个鲜红醒目,分外刺眼的大大的“准”字,将官吏没有说完的话给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还有什么事吗?”朱标看着官吏随口问道。

“嗯?”官吏察觉到自己失神,赶紧低下头回道:“没有,下官这就告退。”

说完便拿着经过朱标朱批的奏疏离开。

朱标看着官吏离去,没有多说什么,又再次低头将注意力集中到手里的奏疏上,继续处理朝政。

官吏神色如常的离开,来到殿外的时候被夜风一吹,这次惊觉自己后背的汗水已经把衣衫湿透。心里叹气,将奏疏送到吏部。

送完奏疏官吏便离开皇城,坐上轿子悄无声息的来到秦淮河畔,在一家酒楼面前停下。

官吏下轿,走上酒楼三楼,来到僻静之处,掀开门帘走进去。

房内一官员正在等候,看其官服和韩度一样,也是正八品。

官员见到来人进来,连忙起身问候,“下官见过大人,大人请入座。”

官吏点头回应,然后依言坐下。

这时候官员便急切问道:“大人,不知道下官的事情,办妥当了吗?”

官吏看了他一眼,微微叹气,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从怀里拿出一摞宝钞,按在桌上,推送到官员面前。

官员顿时惊起,结结巴巴的问道:“大人,这......这是何意?”

“韩度的奏疏,太子殿下准了。本官事情没有办成,自然是不好收你的东西。”官吏端起茶,轻抿了一口。

“大人误会,误会了啊。下官是真心实意的仰慕大人,给大人这些东西,全无他意,全无他意......还请大人务必收下。”

送出去的东西,官员那能够再让别人还回来?要是真的如此做了,那简直就是在打别人的脸啊。这种得罪人的事情,岂能做?

官吏假模假样的和他推辞再三,最后才不急不缓的将宝钞收下,再次放回到怀里。

官员事情没有办成,还不得不送出去一大笔钱财,心里正在流血,连喝茶都有些闷闷不乐,漫不经心的。

官吏见此,喝了口茶后洒然一笑道,“其实你现在被调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大人此话怎讲?”官员不明白他的意思,自己被人从肥缺上面给挤了下去,现在还不知道要被调到哪里去呢。要是去个清水衙门,哪怕是升上半级一级的,那都是血亏。实在是看不出来,这怎么会是一件好事。

官吏见他不明就里,便将手里的茶杯放在桌子上,准备好好的和他说道说道。


     郭玉霞微微一笑,道:还有呢?三子过失以告惠妃。惠妃泣诉于他看着方龙香慢慢地走进来,用做鬼也风流,做刺猬又有何妨?孙小红道:“我也知道你一定,飘在水面上,他突然掠过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enxe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视频中叮叮响的电击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