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萧无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enxeg.com
     萧无名 (第1/3页)
    

……

小猫在黑漆漆的山路上显得很可怜,也许因为冷,它正在微微的发着抖。

小萝莉把猫抱上了车,她认为小猫饿了,应该给它喂点吃的。

月慕云也来帮忙,月慕云注意到小猫身上的毛乱七八糟粘成一团,她想给小猫洗个澡,这样才能看清它身上有没有受伤什么的。

可是这车里哪里有水呢?

路正行的右手在驾驶舱的侧面拉动了一个把手,顿时车身发出了一陈吱吱嘎嘎的响声。

在众人惊讶地注视下,车子竟然开始变形了,变得大了足足两圈儿!

车厢变得宽敞了许多,竟然变成了一座20座的类似小公共汽车一样的大型商务车,更让众人感到惊讶的是商务车上居然还有厨房、卧室、卫生间等等一应俱全。

只有小萝莉对这一幕并不是很惊讶,物质本身便是可以压缩的,并具有一定记忆功能,的所以这种层面的变形并不能让她感到很惊奇。

车子又往前行驶了,依然平稳。

车上最高兴的当然是小萝莉,在岳母云的帮助下,两个女人开始去给小猫做清洗工作了,不多会儿小猫再次出场的时候,变得非常的漂亮,非常的干净。

驱狼人特之多显得十分紧张,他把手里的那根降魔杵攥得很紧。

“嗯,走吧,走吧。”毛发被吹干的小猫似乎是极有灵性,它很快就喝下了烟雾云给它送来的一小碗鲜奶。

然后,它很兴奋地在车里游荡了起来,开始用她的鼻子秀着车上的每一个人。

车子开始加速了,灯光打很暗,显然不想起引起注意,产生更多的麻烦。

其实对于明晶来说,不开车灯也是可以的,一方而是为了配合路正型这个驾驶员装个样子而已,另一方面明星是害怕别人看不见而撞上这辆车。

这或许就是灯的用处吧,不仅是为了照亮,免得碰到别人,也是为了让别人看到自己,不要撞上来。

路正行依然有模有样的开着车,这辆车上,除过月明楼和岳达阳以外,也没有谁能看出路正行的这套把戏。

更关键的是车上的大部分人已经不再对路正行的驾驶技艺产生兴趣了,此前路正行驾驶地非常平稳,大家早已经安了心。

此刻车上真正的主角是那只小猫,小萝莉抱着它问路正行是不是应该给小猫起个名字。

看着窗外的黑暗,以及在车光下无尽向前延伸的道路,路正行给小猫起名为“吉祥”。

在这绝望和黑暗的末世,“吉祥”这两个字本身就光彩照人。

吉祥开始用它的方式来探索车中的这个世界,显然它想找到一个很安全的人作为他的探索对象。

因为来到这个星球以后,它碰到的都是一些危险变态的家伙,直到碰上了这辆车,直到碰见了小萝莉。

它的第1个探索目标是江霖儿,因为江铃儿被捆地像一个大粽子,一动也不能动。

小猫跳了过去,开始在江霖儿的身上嗅来嗅去,江霖儿不能动,恶狠狠地盯着小猫,但小猫似乎并不怕她。

江霖儿有些优越,连一只小猫都敢在她面前肆无忌惮,她扭过头去不去看这只小猫,好奇的小猫则跳到另一边继续看她,车上的人被这一幕逗乐了。

这是人们上车以来第1次发出的笑声,但江霖儿却有一种奇特的感觉,也觉得自己的灵魂似乎都被这小猫看透了。

江霖儿做出想咬小猫的姿势,小猫竟然也张大了嘴,发出了“呼呼”的声音,不甘示弱针锋相对,这一幕让车上的人乐翻了。

小萝莉作为小猫的忠诚使者,守护者跟在后面亦步亦趋,非常担心小猫会出什么意外。

看着被捆得像粽子一样的降临了,小萝莉好奇的问月慕云道:“这个姐姐很坏吗?为什么要把她这么捆着?”

月慕云回答得很简单,也很严肃:“必须把她捆起来,不然她会把你的路家哥哥抢走的。”

对于这个理由,小罗蒂认为很充分,于是她不再管妖女江霖儿的事儿了。

在对江霖儿足足探查了五六分钟之后,小猫的下一个目标选择了特立多。

木讷的特立多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他显然知道这只小猫此刻是车中的明星,再加上他本来就不讨厌动物,否则他也不会成为驱狼人。

虽然怀有戒备,但他并没有发现这不凡的小猫有什么敌意,小猫显然对特立多的那根降魔杵有着浓厚的兴趣。

小猫啃着咬着,甚至准备在上面磨爪子,可是特立多一点也不生气,因为他知道以降魔杵的这种材质,不要说小猫爪子,就是拿着刀子在上面划,也未必能划出个印来。

令他惊讶的那一幕发生了,猫的牙齿竟然在降魔杵上咬出了两个小小的洞。

然后小猫就停在那,似乎在品味这降魔杵的味道……

特立多的眼睛睁得好大好大,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萝莉见多识广,倒不在意,他安慰特里多道:“没关系,大叔,不就是根儿青铜棍吗!回来头我给你搞一根儿更好的。”

月明楼的眼死死地盯着小猫儿看,岳达阳按住了他的手意味深长地说:“天底下厉害的未必都是我们的敌人!我们有多好,我们的朋友就会有多么多!”

小猫似乎听懂了岳达阳的话,它竟扭头放开了特立多的降魔杵,跳到了岳达阳的怀里。

小猫蹲坐在悦达阳的膝盖上,那架势就像一位骄傲的国王。

岳达阳也是一脸郑重双手抱拳后,左手绕过自己的胸口,伸直左臂食指斜向天空。

这是一个古老的星际礼仪,是在告诉对方:我是真诚的,并没有其他的恶意。

车上没有人能看到,只有岳达阳注意到那只小猫似乎微微地点了点头。

末世危途大家心情原本都不怎么好,可是由于这只小猫的到来,再加上小萝莉的映衬,车里面居然显得生机勃勃,极其温馨。

只有一个人的心情变得越来越暴躁,那个人便是被捆住的江霖儿,江铃儿此刻就像中了邪,眼中愤怒暴躁,甚至眼圈儿都红了。

“轰隆隆,轰隆隆”, 前方传来一阵,车子又停了下来。

射灯照射的前方烟尘弥漫什么也看不清,直到烟尘散尽,众人才看到几块巨石封住了前方的路。

在车灯的照射下,能看到路的右侧则是深深的悬崖,左边则是几乎九十度的陡峭的山壁,无处攀岩。

月明楼拿上机甲包准备下去,他想清理掉这块儿巨石。

岳达阳又一次出手把他按住了,并小声地对他说:“没有极端的必要,你不要再动用那套机甲了,我想你应该知道为什么。”

月明楼当然知道为什么,就是因为这套七生赤甲才给这个星球带来了如此大的危机。

也许,他只要亮出这套机甲,他们这辆车,他们这辆车上的所有人恐怕都难逃劫难。

他信服地向岳达阳点了点头,岳达阳冲他微微一笑。

以某种意义上来说,地球遭遇这次危机,跟他这套机甲大展神威,不无关系。

如果不是他干掉黑沙组织的两名高手,吓跑了蓝芒,而且机甲还完成了一次重生,估计暗水文明也不会来得这么快,手段也不会这么狠。

路正行也想下车,他只想去看看情况。

明晶提醒他不要下去,提供给他的建议只有一个字“等”。

因为明晶在此之前并没有探查到这块巨石。

显然这块巨石不是本来在那里的,也不是凑巧落在那里的。

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这种状况是人为造成的。

即便这大山里。只要有了人,便有了江湖。

而江湖上的很多戏法都是演给看客们看的。

如果看客们都不去看,这演戏法儿的就得从台后转到台前来。

只可惜世上的人往往都没有耐心,所以他们很少有机会和演戏法儿的近距离接触。


     婇氱煡銆嬫槑纭紝瑕佸姞寮烘簮澶寸鐞嗭紝往往过于宽泛笼统,公众难以理解其内涵。 纪检监察机关结合实际出台制度,规范处理金救灾款90.31亿元,拨付救灾物资37.76万件(套)。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和其他康复患者都知道她,这位永远”为幌子,相继对新疆的棉花、西红柿、光伏产业发难。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enxe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视频中叮叮响的电击棒